• 谭炳昌

战争与立场

Updated: Apr 24



现代战争不一定有硝烟,但可能带来的祸害比传统战争更甚;敌人意图抢掠或摧毁的不单止是眼前的生命和财产,而是整个国家整个民族的前途,世世代代的幸福和自主。但由于暂时没有热辣辣的炮弹乱飞,很多人仍然没有醒觉,不知道我们正处于史诗级的世界大战,而且战况渐入高潮。


这战事的发展和结局,对我们和最少下几代都事关重大,可以说生死攸关,然而绝大部分每天依旧上班炒股玩手机带口罩的人,对战况没有感觉,甚至视之为娱乐,不站边,没立场,比观看球赛更「中立」,甚至「押注客队」,不自觉地做了「奸细」也懵然不知。这是现代「混合战争」最难处理和最危险的地方。


传统战争炮火连天,敌我分明,每个人都逼着要站边,共御外敌。通敌卖国的人自己心里有数,而且早晚也得现身,戴上汉奸帽子臂章,为侵略者服务,处理被自己出卖的同胞。完全没有能力参战的蚁民也需要努力求存,专心走难。然而在现代混合战中,蚁民无难可走,很多汉奸也不一定知道自己在为敌人服务,贻害同胞,还自命「开明绅士」,沾沾自喜。


试想二战期间,日本人来空袭,有人在天台打上大记号,方便敌机辨认,此人被抓的话,会不会有人「很理性」地分析他的犯罪性质,认为天台打记号在法律技术层面不过涂鸦,最多罚款算数,不应监禁或打靶呢?又假如我军用计诱敌,杀个片甲不留,又有没有人会「理性公平」地批评军方狡猾残忍,以及没有考虑入侵军人其实也有父母妻儿,不应「滥杀」呢?又如果汉奸出卖情报,会不会有人解说被出卖的机关其实冗员不少,效率甚低,被出卖有因有果,亦算一种「行为批判」呢?嗯,大概不会吧。


然而在目前的世纪级宣传战,抹黑战,细菌战,金融战,货币战,贸易战,地缘战,文化战,科技战,颜革战之中,侵略者越发疯狂,无所不用其极,一心要置我们于万劫不复,却有不少人以一片丹心公开为敌人说话,为汉奸辩解,还自以为「秉公持平」,怪象莫过于此也。举个例:先不论武汉背后有多少我们吃瓜一族看不透的阴谋和较量,单就我们惊天动地的抗疫成绩,换来敌人罔顾事实「发烂盏」式的抹黑,逼使国家公关队与强大对手在国际舞台过招之际,竟然有「自己人」急于拿着鸡蛋猛挑骨头,这属于良性「批判」吗?这行为跟以上的抗日例子性质上有分别吗?


很多这类的荒诞行径,可能是由于有些人模仿西方价值多年,一下子转不过身来。但战争是非常现实残忍的斗争,牵涉其中的人群都必须要明白「立场」的重要性,因为沙场上的容忍空间有限。看不到我们正处于世界大战的人更应该冷静留意世情,因为这场战事会拖得较长,甚至无始无终,而战场诡异繁多,当中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波折,我们做老百姓的无从估计,只能尽量醒觉团结,想象大局,相信及支持为我们努力御敌的同胞。


继续在人家的忽悠陷阱中嘚瑟打滚的话,对个人、社会、国家,都会带来不利,甚至危险。


譚炳昌 2012.4.15

English version: In the Midst of World War III


2022 年 4月22日的补充:「战时总统」


西方有「战时总统」这说法。鬼佬群众平常七嘴八舌,但每当遇到「外敌」,民众往往会搁置分歧,拥护老大,如何贪赃枉法与万般不是也回头再算。所以民望低的领导人经常会不惜一切来制造「外敌」,以挽颓势,这也是西方好战的原因之一。


不过这纯粹是西方现象,不适用于中国。这是我去年写「战争与立场」的原因,但分析不够具体,现在稍作补充。


说「中国人爱和平」是真心话,然而这性格有利有弊,有时甚至是个包袱。可能与农耕文明有关吧,让专家们解说好了。


一般西方人「有狼性」也是真的。现代人很少见过豺狼,那么看看狗狗吧。村中出现陌生人,一狗吠百狗应,咬牙切齿,完全本能驱动,发自天性;本来在打架,准备狗咬狗骨的一对也停了下来并肩狂吠,与「战时总统」现象的基因甚为相似。鬼总统最擅长制造矛盾,然后振臂一呼,泼妇骂街,民众便不由分说,站在他身后呐喊助威吐口水扔石头,与中国社会面对外敌时的心态大相径庭。


在中国,凝聚国民抗战则需要极大耐心,超高技巧。面对强敌,中国群众会拿着手中西瓜暂且不吃,议论纷纷,通常以「哎呀」或「唉」开场:


「哎呀,人家问候我们老母,只不过一时气愤,犯不着一般见识吧!」


「文化不同,鬼佬问候娘亲说不定是一种仰慕而已,何必大惊小怪?」


「唉,仰慕个屁!明明是存心挑衅!不过挑衅又如何?西洋拳头比我们的脑袋大几倍!别听人乱吹啦,打起来我们捱不了三秒!面对现实,抬花轿把妈妈和妹子送过去吧!总比白白送死好!」


「呸!这班人根本上是汉奸狗奴才!廿年前已应拼死一战啦!现在才够胆回骂两句,简直丧权辱国!吐血!贱!丢脸!」


「哎呀,这话怎说?这班人过分激进才真!所谓小不忍则乱大谋,君子报仇十年未晚,再过五六七十年,让我们每一方面都超越十倍,准备稳妥后再算帐才是大国应有的风范!说不定到时人家会自动登门献身,磕头认罪,不费一兵一卒。」


「唉,一句:好大喜功。别的不多说了。。。」


「唉,人家的话我们应该虚心聆听,有则改之。洋帮到处强奸有悠久传统,与自由开放民风有关。然而在他们眼中,我们跟女人说话时声调暧昧,不可接受,这看法其实可以理解。当然,因此而骂我『禽兽不如』可能有些过分,但自己确实应该反省,不要凡事反驳,激发矛盾。」


「是哦!就说我们的垃圾桶吧!设计造作,颜色太多,俗不可耐!被批评了几十年都死不改正!这样的国家还有希望吗?哎。。。痛心疾首。。。难怪人家看不起。。。」


「嗯,跟垃圾桶有啥关系?」


「唉,见微知著!是做事态度,怎么没关系!反正全国都是问题!」


「挑!你们都上当啦!你以为洋帮真的会抢劫强奸吗?天真!可笑!其实是老大老二之间的矛盾哦!权力斗争这东西你们懂个屁。唉,不多说啦!」


「对哦!咱们凡事都另有内幕!就我的手机今天已接收了二十多个阴谋!型号还不是最新的呢!」


篇幅有限。。。


所以,在中国凝聚力量抗敌需要很大耐性,忍完再忍,然后再忍,忍到八成人都觉得忍无可忍,呼吸困难,到了最危险的时候,才会集体考虑发出最后的怨声。


幸而现在还未「富到第三代」,领导阶层仍然有老革命的精神传统,更重要的是中国军人自古都与嘟囔一族不同,从来不乏有勇有谋的中华英雄保家卫国,这古老民族才历久不死。只不过,在面对铁了心要亡我的强敌之际,做领导的要稍微委屈,一边打仗退敌,一边聆听各种与垃圾桶设计有关的埋冤和教诲。


与此同时,狗群露出了獠牙,越吠越凶。。。

谭炳昌 2022.4.24

120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