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譚炳昌

中國的輿論抗戰 2.0



我在2015年3月的一篇博文《中國人的輿論抗戰》中說: 「這場不常規的世界大侵略,可以說是兩個世紀來帝國侵略的變態延續。在這反帝國侵略的抗爭中,中國是後來者,處被動狀態。」轉眼六年過去,事實證明這「輿論侵略」越來越猛烈瘋狂,到了完全不顧事實,甚至不顧基本邏輯和顏面的地步。為啥呢?


拜登說是為了防止中國超越美國:班上考第一的怕考第二的過頭,於是在操場結黨,企圖欺凌,還四處散播謠言中傷,有用嗎?為何不自己努力,利用優勢把老二拋離呢?沒出息!而這些殖民地帝國主義的老伎倆,過時啦!歷史不長的國家要回復野蠻果然比較輕鬆,不用追溯很遠。


然而世界第一宣傳大國,一下子放棄自尊,回復蠻夷作風,總得有個目標。這一點我無法看透,因為完全不顧事實的造謠,最終的受害人肯定是自己。可能「最終」太長遠,民粹大哥沒時間來這一套吧。


表面看,中國文宣相對落後,不是「四眼大哥」(紐西蘭暫且不算)對手。這說法不無根據,但放遠一點眼光的話,後果可能出乎意料。

主流媒體的問題

視「主流媒體」為一個戰場的話,我們會無法攻陷。但西方主媒並非戰場,而是頭號打手,所以只應「對付」,無需「爭取」。人家花了百多年建立的洗腦網絡,想用「事實」和「邏輯」說服是天真意願。互聯網其實已經幫助我們不少,但「老大」仍處上風;一旦被趕上,隨時會為了「言論自由」或「國安理由」把網絡隔絕。


語言和表達作風

英語和英式辯論文化是現行國際標準,全世界已經習慣多年,讓「四眼幫」享有「主場之利」。但世界需要國際語,英語是現成的,沒有理由改變,一百幾十年內也改變不了。目前來說,中國人要改裝自己的思維傳統和表達風格,似乎是有點兒吃虧。但我們早已習慣了用他們的遊戲規則與之較量,只要給點兒耐性,沒什麼大不了,擴大視野和適應空間也可以堅實自己。中國人「知己知彼」的程度和普遍性今天已經大大超越對方,長此以往會帶來絕大優勢。

台下的觀眾

單以西方群眾來評估戰況不但不合適和嚴重失比例,實際意義也不大。

先不說西方群眾中的有識之士其實一樣看在眼裡,明白事實,也暫且不看歐美之間的根本分別,假設主媒在整個西方世界成功製造了反華情緒,那又如何?西方群眾只不過地球十分一人口,暫且靠掠奪和忽悠回來的財富積聚吃好穿好,霸佔著話語權 —— 壹個他們自己正在努力以謊言拆破的話語權。


他們到處樹敵,除了反華還要反俄,反韓,反伊,反委內瑞拉,反反反. . . 然而世界多極化是擋不住的洪流,遲早而已。舉個例:27個基本上白人國家在聯合國「譴責」新疆政策,但另外七十多國則表態「支持」中國做法。這是壓倒性的勝利哦!「四眼幫」的主媒和政棍們卻開口埋口「全世界」都在譴責中國。耳邊風可以儘管刮,就是不知道其他國家有沒有留意到自己在「四眼幫」的「世界」中原來並不存在。


美國智者對他們國家的「後真相時代」發出過不少警號,無奈政棍與主媒不但沒有聽取,還變本加厲。受民粹政治影響日久,大家都以量為重,為求哇眾取寵經常罔顧事實,甚至不擇手段。久而久之,造成了觀眾席上大批低級刁民,這是美國統治精英們們多年努力的成績,有因有果。要取得這批觀眾支持的話,要懂得利用偏見,煽情,誣蔑,和虛假包裝,及隨時毫無保留地撒謊。


任何人想爭取這批群眾好感都要跟風!但這風該跟嗎?跟的話,除了在精神和價值觀上已經輸掉,還對自己有負面影響。再者,有偏見的種族歧視分子是不會被邏輯和數據動搖的。究竟這群人是否值得拉攏,有沒有可能拉攏,都是值得考量的問題。


反之,爭不到西方刁民的瞭解,也沒有什麼嚴重後果。算他們對中國的一切都極度偏見,最多不來旅遊(反正這批人絕大部分不會到外國旅遊的),而他們消費的唯一考慮是價錢,是否中國生產沒有關係。中邪更深,也大不了憤而參軍,立志捐軀以擋「黃禍」。呃,真的話絕對不是壞事;二十一世紀的戰爭依靠腦袋多於蠻勁,敵人用先進文宣令自己的子民「不知己不知彼」,對我們來說是一種福氣。


孫子說「知己知彼百戰百勝」。中國人比較清楚美國的強項,甚至經常過分神化;難得大哥近年拼命自曝其短,讓我們更能準確地「知彼」。究竟孫子是否正確,大家可以拭目以待。

English Version:The Propaganda War 2.0

譚炳昌 3.4.2021

75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