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谭炳昌

新包装种族歧视


“种族歧视”一词,泛指针对 “人种” 而产生的偏见和敌意。较常见的成因包括无知,原始仇恨,优越幻觉和缺乏安全感。

心存偏见的人,单凭不太科学的“种族界线”,便足以鄙视,甚至攻击对方。他们对一切妖魔化对方的故事,无论如何荒诞,都会照单全收,以巩固心中成见。历史上不少战争,甚至种族清洗,也由此引发。

经过近年的“政治正确”洗礼,人种歧视表面已经息微。“人种”不再成为攻击借口,但仇视“非我族群”的心态未有丝毫改变,只不过换了包装,或改名 “文明冲突” 而已。

当今盲目反华的人,其实是昨天的种族歧视的延续。

全新包装的歧视分子,可能懂得拿筷子吃拉面加豆瓣酱,甚至本身是黄皮肤黑眼睛的华人。他们自以为打破了种族界限,自命开明,却筑起了同样狭隘,更加执着的意识形态藩篱。被认同的人,不论肤色,都可以是同类。但任何支持中国的华人,就算有理据有逻辑,也属异端。换句话说,他们接受华裔,拥抱汉奸,但无故敌视真正的中国人,与传统种族歧视并无分别。

客观事实告诉我们,新中国肯定在某方面做对了,才可能在频死边缘活过来。

1949 年,中华民族早被烟贩海盗洗劫得一贫如洗。历史上大部分时间富甲一方的华夏,早已沦为三等国家,处于半殖民状态。从前的礼仪之邦,几乎全国文盲,人均寿命只有三十多岁。新中国的复原过程极为艰苦,外患不断,内部也需要不停革命,把几千年的陋习和百年屈辱造成的媚外自卑,慢慢洗脱。政治运动事非得已,衍生了不少社会悲剧,提供了大量材料给人家妖魔化。

出乎很多人意料之外,中国竟然用自己的方法疗病,奇迹般再次崛起,还替几亿国民脱贫开智,人类史上无前例。在差不多全球制裁之下,中国自力更生,泡制出中国味道社会主义,让经济飞跃,民生改善,并高速发展科技。超英早成往事,赶美指日可待。在诸多外力阻挠和被疯狂打压的环境中,中国对外坚守和平原则,对内赢得八成人民支持(美国PEW的民调,不是党的意思哦!),比任何“投票大国”的认受性都要高出很多。

中国和平崛起,不干扰别人内政,却惹来某些人的攻击。国力斗争的政治动机倒好理解,民间反感从何而来呢?

新派歧视的主要成因,包括了愚蠢,愤恨,和传教士妄想症。

民粹当道之下,愚蠢渐成主流。蠢人们拖男带女,一生跟着横幅喊口号,听指挥去爱,恨,惧怕,诅咒。妖魔化宣传,主要是带动这批人的情绪。

无明愤恨,则是心理失衡的后果。中国这几十年转变太快,很多人无法跟上。这类人香港就有不少。曾几何时,他们瞧不起相对落后贫穷的“大陆佬”,自我膨胀,感觉良好。谁知眨眼之间,“大陆佬” 变了老板和顾客,令这批人失落之余,痛恨入心,逢中必反。

在他们旁边煽风点火的,还有部分永久居港,却永久“外籍” 的人士。在英殖时代,他们靠洋面孔便高高在上,享受特殊地位,今天竟然要替小时候赤脚下田的中国老板疯狂加班,甚至每天往返深圳上班,工余还要学习中文,滋味可想而知。中国的血汗成就,无意中打击了他们的自信和优越感。所以他们虽然不至于蠢到上街暴动,却从社媒渠道为近期的反中暴乱加盐加醋,曲线支持一向没有交往的废青搞事,以泄心头之愤。(看“愤青与廢中坑”

至于有“传教士妄想症”的人,不一定立心不良。

由于殖民霸权在近世纪叱咤江湖,他们的文化主导了普世价值,却局限了后人的眼光。与局外人相比,今天的“西方”人就算对本身社会不满,也较难跳出他们唯一认知的价值框框,只能在框内求变,希望把演坏了的剧本演得更好而已。历史上长期的宗教管治,更令他们的视野变得非黑即白。虽然上帝已死,阴魂却未散尽,很多人不知不觉成了“新派教士”。他们从文化狭缝看世界,到处都是需要教化的“土著”,禁不住指手画脚,整天教爷爷奶奶 “做人治国”。

他们告诫中国,要富强首先要有精彩投票节目助兴,推行“形式民主”,释放金权。这组合的社会毒性已经在很多国家发作,“新派教士”自己深受其害,却狂热如昔,信念依然。

中国的“社会保险制”,对维持秩序十分有效,令飞机高铁上的蛮风大减,颇受国民欢迎,却受到毫无切身关系的教士们不断批评,的确莫名其妙。

我们上下五千年的哲理,入世出世,包罗万有,着重个人修为,不靠飞天神祇。这精神传统与教士们毫无抵触,却令他们纠结。而中国人虽然尊重宗教自由,却不容偏激,狂热信徒会被教育改造。本来以教育控制迷信,怎么看都是好事,总比有些国家在中东对虐杀异教徒文明。而且中国的新疆政策,已得到五十多个国家(其中不少信奉伊斯兰教的国家)联署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支持。唯独是“人权霸王”们抱着双重标准,死不收声。

甚至中国利用科技,布下“人脸识别”天眼,帮助执法,维持一个超庞大社会的良好治安,也被批得体无完肤。可能在他们眼中,中国人反正一模一样,识别来干嘛?反正听他们指挥的话,中国除了自杀,可做的事情恐怕不多了。

中国老百姓与政府的关系历史悠久,相处和革命的经验都十分丰富。一个有作为,愿意为人民服务的强势政府,虽不完美,但会得到大部分人民的信任,谅解,和支持。西方大国基于种种原因,人民与政府间的互信度偏低。那么各家各法,大家走自己的道路,不好吗?不成!传教士的老婆把银行存款提光,跟猛男走路了,于是断定任何人信任老婆,不是无知便是愚蠢,必须教化。就是这个心态。

小小的地球,脆弱的人类命运共同体,正面对很多严峻挑战。多些和谐合作,对大家都有好处。新派教士们愿意反思,放开胸襟共同努力的话,世界只会更多元化,更大更精彩。中国人自知国家成功之余,仍然有很大的进步空间,愿意接纳善意批评,虚心学习,继续改进。但恶意诬蔑毫无意义,唯有一笑置之。对于千百年来在长城内自扫门前雪的人民来说,只要有足够的自卫能力,外间的妖言魔语不过蚊叮虫咬。爱说什么,任随尊便,开心便好。

从另一角度看,对我们心怀敌意的人,偏见越大,了解越差,误判机会越大,未尝不是好事。

谭炳昌 2019.9.4

双关链接:

民主传教士 -- 一个阴谋论

二次启蒙运动 -- 破除民主迷信

民主辩论与中国佬的豪宅

愤青与廢中坑

中国人的舆论抗战

English Version: Neo Racism

#民主噪音 #种族歧视 #中国 #妖魔化 #香港

share 分享

to page top 

j a m e s t a m . n e t  ©  2 0 2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