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谭炳昌

反思香港 - 怪兽家长


在香港滋生了一群 “自我种族歧视” 怪物,长期盲目反中,胡乱搞事,最近更荒诞暴力,到处欺凌捣乱,连警察总部和立法会也肆意破坏。专家们就此作出了不少分析,舆论慢慢指向了香港的三大沦陷区:教育,传媒,司法。其实我多年前已经用 “文革大字报” 的讽刺格式提出警告。奇怪的是,连我这站在群众后排啃瓜的人也看到的问题,政府却懵然不知,年复一年毫无作为。可能政府本身也是头 “怪兽家长” 吧。

怪兽生怪兽,传宗接代,十分自然。香港的怪兽“家长”,不论个人,学校,或政府,也难辞其咎。

富不过三代。本来暴发户宠溺孩子乃常规作孽,不足为奇。但港式怪兽除了纵容,还安排孩子脱离现实,实属罕见。政治哲学家 Eric Voegelin 定义“愚蠢”为 “失去对现实的掌握”,颇为贴切。一个与现实脱节,失去判断能力的人,不是蠢货是什么呢?香港的怪兽家长们,自以为“开明”,使子女沦为笨蛋,情况可悲。

何谓怪兽呢?与 “自然状态” 变异甚大者,可称之为怪兽。在未剖析怪兽家长之前,先粗略看看比较 “自然” 的教育方法吧。

爱护亲生骨肉,甚于个人生命,乃自然现象。动物世界成员,尤其人类的哺乳类近亲,都有这分天性。然而父母更重要的任务,是对子女传授谋生技能,好待他朝能够自立。所以自然的父母,会把周遭环境,水草分布,世途风险,现实利弊,做人道理,对子女尽心介绍,有时循循善诱,有时强加鞭策,有时啰嗦不断,直到孩子长大,才放手放心。

“自然” 养育并非基于什么教育理论或道德观念,久而久之,曾经考验的传统价值,也成了“自然”的一部分。不过在现实社会,有些父母自己也无法谋生,可以留给子女的秘诀不多。更有些父母生不放手,死不放心,孩子长大后除非忤逆反抗,否则窒息一生。幸而人类群体比较复杂,父母顾不来的,社会补上,或教育栽培,或整治惩教。这安排并不完美,也不一定公平,无奈人生如是。反正自古便有类似体制法则,而效果可以,让牙不尖腿不快的地球新物种 “智人” 稳坐食物链之巅,感觉理所当然。

人类天性群体,心底都需要归属。认识社会,建立关系,哪怕是不良关系,也是一种群体归属。文化根底,历史传统,社会价值,都是年轻人认识群体的媒介,与谋生技能同等重要,甚至更加重要。一切参与贡献,变革创新,甚至反叛革命,都由认知开始。罔顾现实,缺乏认知,则连造反也缺乏基础,不明所以,更莫伦改革进步了。结果只有无的放矢,胡乱破坏,此乃香港现况。

当今世上,流行诸多理论,已成时尚。很多城市小资本阶级,都失去了养儿育女的自然信心,教导子女要经常参考 “儿童心理学”,顾虑种种无名戒律,战战兢兢,神经衰弱。香港的怪兽家长,成长于殖民时代,更多添了病态自卑。

香港今天的怪兽家长,大多由勤奋父母,用相对自然的中国传统方法养育成人。他们虽然受益于家教,心中却有无限困惑,老觉得做中国人不光彩。因为长大过程中,眼见英国人昂头挺胸,意气风发,个性十足,满口英语,不学无术也身居要职。他们天热穿西装不中暑,空肚喝啤酒不脸红,实在羡煞华人,人称 “斯德哥尔摩综合症”之谓也。

再看看自己的父母,整天低头弯腰,刻苦干活,疯狂督促孩子用心读书:“读书啦!读书啦!” 十分“老土”。于是暗下宏愿,决心西化。语言天分不足的话,孩子也要继承父志,说不好英语,也要对人强调:“嘻嘻!我的中文好差㗎!”,并引以为荣。更前卫的怪兽家长,会在家中用英语与孩子交谈。英语成了儿女的 “没母语”,于两代之间结结巴巴地增添鸿沟。

更可惜的是,一般 A货都只懂抄袭表面。港式怪兽的西化历程,也不例外。

教育是个近期例子。芬兰教育出名,香港的 “教育家” 每年例必北游,取经学习。回来之后,都惊叹芬兰小孩半天在户外玩耍,不在教室用功,所以成绩斐然!唉,不读书而学问高的芬兰人,恐怕不多。港式 “教育家” 似乎只看表面,不知道芬兰人的严谨传统。老师教学严肃,学生认真学习,是芬国教育成功的一大秘诀。这一重点,香港专家似乎察觉不到;与中国传统学习精神脱了钩的人,也仿效不来。

社会治理方面,香港怪兽把一切西方理论,真的假的,乱来的认真的,都照单全收,不知道民主政客为了选票,口是心非是惯常行为;选举承诺,人民不信,政客自己也不信,只有香港人信!人家抗议示威,言论自由,都有清晰界限,越轨格杀勿论。英美警察如何驱散和平集会群众,上网可看一整天。环顾世界,没有任何政府会容忍港式暴行。更不可思议的,是暴徒过后颠倒黑白,说警察执法“暴力”,而怪兽政府的反应,是不停地 “虚心聆听,自我检讨”,恳求年轻人“乖啦,乖乖啦,不要撕裂。” 今昔香港,无论情节和气氛,都与上世纪的怪兽电影有几分相似。

———

在家中,怪兽家长手执字典,努力学习 “现代教育”:学会了 “父母不应有架子,孩子要当朋友看待 。。。任何事情有几面,不应概论,妄下判断。。。对孩子只能 “讲道理”,不可以家长形式训导;训导很中国化,尤其差劲,万万不可。哦,还有,自由民主,对,自由民主是西化基础,酷!全力拥护!”

其实连懂事的小孩子,心里也知道自己需要大人的养育教导和偶尔的奖罚纪律,而不是几十岁“中坑”和大妈矫情嗲气的“友情”。我十岁时的真朋友,最老不会超过十二岁。至于判断力,是动物本能,“智人”这方面特强,所以能够在动物世界称霸。每件事情,每个情况,都有很多可能性和考虑面。每个十字路口,都有三四个选择。只有凭经验思考分析,判断机会,才能放胆行动。大部分时间判断准确的话,便形势比人强。而 “自由民主” 这嘈吵的惊天骗局,只要留意现实,多用脑筋。。。嗯,这课题以前说过太多了,有兴趣的话,请看我的旧文章吧!

在怪兽家长怪兽社会栽培之下,香港新一代的怪物逐渐长成,有头无脑,声浪过人,跟 Daddy 和 Mammy 同样无根,中文差劲,值得骄人。而小怪物缺乏父母的传统根基,更加失落,更无厘头,更不知所谓,蠢得惊人。正值周围的现实急剧转变,国家高速发展,史无前例。这千年一遇的契机,把老老少少的港式怪兽越抛越远。

怪兽父母一看,怒吼了!花了心血金钱,刚刚培养出几个用广东话想英文的孩子,却杀出个中国崛起,颠倒众生,岂有此理!特朗普说得对, 一切都是中国的错!香港仍然是殖民地的话,孩子们英语不错,分分钟当上政务官!现在。。。唉!试问稚子何罪!社会何忍!

集体愚笨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扭转的社会病态,十分无奈。香港只要不超越国家画出的宽大红线,暂时可以专心自杀,甚至越乱越好。中国有十四亿人,其中有百分之十是汉奸傻瓜的话,也够头疼。与他们分析 “民主自由”,盲目抄袭等利弊很费劲。有了香港这绝佳反面教材,国家可以省回不少气力,集中精神应付更重大更迫切的问题,也算废物利用。况且有了这批新怪兽,心理正常的港人可能会相对得益,机会无穷。这点我留待下次再讨论。

谭炳昌 2019.7.14

Link to English: Dissecting Monster Parents

#香港 #怪兽家长

share 分享

to page top 

j a m e s t a m . n e t  ©  2 0 2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