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谭炳昌

慰安婦艾蓮娜

Updated: Jul 11


「不吸取歷史教訓的人,注定要重蹈覆轍」 很多人都說過類似的警語。但我們依然在逃避歷史,拒絕吸取教訓, 因為歷史的黑暗角落往往令人不安,傷心沮喪。。。

「萬歲!萬歲!天皇萬歲!」


樓下禮堂轉來的歡呼,像妖獸的吼聲,令艾蓮娜極之噁心。她沒有恐懼,沒有擔憂,沒有悲哀,沒有思緒。每一個細胞,每一滴血,都已經放棄了生命的感覺,只剩下憎惡和仇恨,純粹的憎惡和仇恨,煽着怒火,焚燒着麻木的肉體。


一口酸水隨着胸口的惡氣直衝口腔和鼻竇。她咬緊被卡在口中用來防止她咬斷舌頭的木條,用力把胃酸從口鼻噴出。勁力之大,自己也覺得出奇。


禽獸!禽獸!禽獸!


不對!他們是名副其實的禽獸不如!沒有任何動物會這樣把同類輪姦的。野獸固然不會,昆蟲也不會,這班渣滓絕對攀不上蛇蟲鼠蟻。


自從當上護士之後,她聽過不少有關戰爭的恐怖故事。短短一年間,本來備受呵護的少女情懷已經被戰爭催熟。自古有戰亂以來便有性暴力。婦孺一向都是男人的暴力和野心的受害者。但最凶狠橫蠻的侵略者,也不會公開組織集體輪姦的獸行。排隊「享用」被捆綁在凳上的婦女,輪侯時一邊喝酒唱歌,一邊談天說地細說家常的,就只有這批紀律優良的妖怪!


她垂頭看看自己。身上的粗毛毯從肩膀滑落了,堆疊在腰間。赤裸的上身微微發抖,但體內有如火燒,對十二月的冷風毫無感覺。剛才嘔的酸臭水,參着血絲,沿着胸膛淌滴,給她帶來了片刻的滿足。她彷彿聽到自己的聲音從老遠喝彩:「好!越髒越好!越臭越妙!」


她合上雙眼,掉進了黑暗的另一端。

模糊中又聽到陣陣狂熱歡呼:「萬歲!萬歲!天皇萬歲!」 接着是一片死寂,過了很久才隱隱約約有演說的聲音。熱鬧的歡呼和寂靜的等待都同樣恐怖。


負責看守的年青士兵走到她身旁,用發黃的手巾替她輕輕揩擦頸項和胸前,卻回避了她一塊藍一塊紫的乳房。他用軍壺倒着水餵她喝,她盡量吞下。整天都沒有吃東西了,餓死會是莫大的恩賜,但本能令她無法抗拒水的誘惑。她感覺水分被枯竭了的身體貪婪地吸收着。


喝下了幾口水,她睜眼望着這年青士兵,試圖用目光在他的頭上開一個洞。他卻只顧低頭拂拭,一下還一下,擦得很專心,很仔細,活像一個藝術家,為即將展出的雕塑作最後準備。她想放聲大笑:「哈!哈哈!你這小魔怪,果然很講禮貌文明呢!」但只能微弱地打了個顫抖,又再閉上眼睛。


拂拭完畢,他把黃巾疊好,走回靠房門的椅子坐下,繼續低頭凝視眼前的地板。


樓下終於接上了揚聲器,傳來一把粗野的聲音,斷斷續續地宣佈勝利的消息。演講不停被喝彩聲打斷。廣播完畢,他們歡聲雷動,扯着嗓子怪叫一輪,然後集體唱歌慶祝。


年青士兵對着地板,單腳打着拍子,也跟着哼起這每天都唱上好幾遍的「同期之櫻花」:「你和我是軍校裡的同期櫻花。櫻花一旦綻放,注定各散東西;讓我們為國家大放繽紛......」

————


他其實從未欣賞過軍校裡的櫻花。他受訓的時間很短,而且季節不對。但他也實在很喜歡櫻花:太美麗清純了!


今天晚上,不知怎的,老在想念自幼把他帶大的婆婆。他最後一次在家鄉與婆婆賞花,花瓣有如雪花般落在身上。


「婆婆你怎麼哭啦?」


「我沒有哭!只不過風有些大。」 婆婆用力把眼睛擠了一下。「一郎,你在部隊要好好照顧自己,知道嗎?」


「婆婆你不要擔心,我會。很抱歉,我不能再服侍你了!」


「傻瓜!我身體還好,用不着你照顧。你快成人了,對國家對天皇都要承擔一個男人應負的責任。」 婆婆用手指把黏在臉龐的一塊花瓣拈走,然後自言自語地說:「為甚麼要打仗呢?」


「婆婆!」一郎被祖母突然的感嘆弄得有些尷尬:「只有日本才有能力把亞洲從帝國侵略者手中解放。這是我們的天職,你怎可以懷疑呢?」


婆婆並沒有回答。她舉頭看着漫天櫻花,沙啞地唱起歌來:「艷麗的櫻花,你由樹頂飄落,短短的一霎那,竟然如此光輝。落葉歸根,新生命又從頭開始......」


經過戰場洗禮之後,一郎現在明白到,櫻花落是死亡,簡單直接的死亡,與未來新生命沒有半點關係。

————


一曲「同期之櫻花」唱罷,一郎偷看了艾蓮娜一眼,心想:「這女孩子今早還跟我差不多年紀,半天內竟然老了幾十年。」


他起初其實並不想參加。


「嘿!一郎,到你啦!你把守尾關,要演場好戲哦!」


「幹嘛?這麼年青就不成啦?哈哈!」


「說不定一郎喜歡支那人的屁股呢?哈哈哈!」


「笨蛋!」他對着幾個滿身酒氣的戰友大喝一聲,然後把褲子鬆了,掉在長靴上,套着腳踝。「你們瞧着!」


褲子雖然脫了,但下面太緊張,並未配合。他一怒之下對着艾蓮娜迎面吐了口水,接着啪啪的打了兩個耳光,貼着她的鼻子喊道:「賤貨!母牛!」 引得眾人捧着肚子大笑。。。

《待續》


《慰安婦艾蓮娜》是《幽靈的獨白 故事集》

所收集15個故事其中之一

2022年由《山頂文化/ 中和》出版

————

-願所有的戰爭受害者安息- 赫祈上尉,貝克醫生和偉力上尉(Captain Hickey, Doctor Black and Captain Whitney)都是真實名字。他們和其他傷兵及醫護人員於1941年聖誕日在香港赤柱聖士提反臨時軍醫院被屠殺。日軍翌日在校園就地火化了超過100具屍體。 艾蓮娜的名字是虛構的,但她和無數婦女所遭受的蹂躪和傷害,是有待後人吸取教訓和反省的事實。 「同期之櫻花」 是一首流行的皇軍軍歌 譚炳昌 於 過渡博客 2014 年2月4號 甲午年正月初五

——————





《亞洲週刊》總編推薦序: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XLYJAf5UtdvK_kSKirRt7w



《幽靈的獨白》故事集


一共收集了我的15個短篇故事,新舊長短不一

場景由天堂到監獄,法院到妓寨,旺角街頭到陰間靈界

現由「中和/ 山頂文化」繁體出版

三聯、中華、商務門市、誠品書店或「一本」APP 全線發售

「一本」網址:http://www.mybookone.com.hk


台灣:

博客來、誠品書店、金石堂書店


內地:

‧廣州聯合書店

https://lianhetsyx.tmall.com/

‧深圳本來書店

‧中華商務進口圖書專營店

https://zhswts.world.tmall.com

《笙歌》国内淘寶预购:

https://shop40935177.m.youzan.com/wscgoods/detail/2fwmo1yhvq04x


 

C o m f o r t W o m a n E l e a n o r ( 慰安妇艾莲娜 )

Published by the Asia Literary Review Summer 2015:

http://www.asialiteraryreview.com/issue/303

#短篇故事 #香港 #慰安妇 #二战





47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