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谭炳昌

臆想国安法

Updated: Aug 6



《港版国安法》出台,越看越精彩。本来觉得事情已经在专业领导手中,无需边吃瓜边插嘴了,但我对一些执行细节和目标的臆想,好像没有什么人谈及,所以忍不住又要多口。


港式汉奸只不过一群贪生怕死的小人,对国际政治文化毫无认识,以为蟑螂可以假借纸老虎发威,愚蠢程度不可思议。现在看见国安法的影子,屁滚尿流鸟兽散是意料中事,不值一提。既然不值一提,那就不浪费篇幅了。

我倒觉得一般港人和香港的所谓“建制派”应该清楚认识这重大里程碑,把握时机,停止投机取巧,为香港的复原和真正回归做实事。假如政棍一族以为有阿爷作靠山,可以继续不务正业,单靠一声“爱国”指天笃地的话,则大错特错矣


2014年占中期间,我提议用国安法平乱,初审在港,上诉及终审回国内,原意以为可以两全其美,给香港假发官一个下台阶重归正途,而中央稳守底线,万无一失。现在回头看,当年国际环境尚未成熟。再者,假如初审在港,终审在国内,很容易发生一个现象:黄官把汉奸们褒奖几句后放人,待国内收拾残局,美国的大小媒体喽啰乘机大造文章,显示香港司法公平,国内未审先判。就算正常的法官,很多也会“走精面”,先判无罪,将烫手山芋交回国内处理。


假如初审也回国内办理又如何?这看似坚决的方案引来的大量“一国两制已死”噪音,是早已习惯的废话,倒可不理。但事实上香港真的可能会因此进一步脱离“一国”轨迹,变得更不作为。何解?因为把汉奸们綁回国内之后,香港便干手净脚,大家无所事事,泡壶茶评头品足:这案公平爽快,好!那案嘛,跟“我们”的做法有出入,“不过大陆是这样的啦!”

而建制派中某些废人,到时唯一的“爱国“行为是猛打小报告,动不动向中央投诉:“阿爷!阿爷!呢条友(这人)好乞人憎哦,拉啦拉啦!好嘢!” 香港离开一国两制只会越来越远,港人治港的能力得不到培训,只会继续下滑。而阿爷,不觉变成了香港的“怪兽家长”,被逼在特区捡垃圾“执手尾”,最后吃力不讨好,甚至适得其反。开了先河,所有特区的无能失败,通通高呼阿爷救命,比国内的省市乡镇更依赖中央。


但目前看来,中央打算在香港设立国安部门,将一切正常司法程序留港办理,其实是个深思熟虑的长远方案,显示了北京决心“收回”而不是“放弃”或“教训”香港,目标是要香港真正回归,巩固一国两制,培养港人治港。


中央的国安与法制人才在港扎营,可以融入香港的关键架构,现场了解情况,物色本地人才,发挥培训作用,把守重要关卡。再者,过去23年来,在香港得罪汉奸会惹麻烦,而爱国爱港则没有后台,没有前景,甚至没有战友,造成不少正常人也站中偏黄。有了驻港国安部之后,有能力的港人可以亲自了解国家处事手法,自己办事有了后盾,前途有了出路,有志者会慢慢凝聚,与黄营此长彼消,十年后的高度自治才有实质。


至于其它沦陷区如教育,传媒,公务架构等,收复不难,时间而已。教育害死了整代人,已成事实,只有尽力挽救,同时扑灭火源,这些具体任务,是特区政府能力范围内的职责。而政府的庸懒黄官,相对更好收拾;前朝政务官都是港英训练出来的“无骨两头蛇”,不外太监宦官。朝中无皇帝,宦官阴阳怪气是正常现象。一旦皇帝现身,公公们会三百五十九度转姿态,三呼万岁。公公们转了姿态,下面小的十之八九自然跟着蜕变,大可放心。


至于香港其它千千万万的小问题,已冰冻九尺。梦想一个国安法短期内解决一切是不现实的想法,只会失望。整体来说,香港正遭“富不过三代”现象的折腾,要扭转这社会风气得靠香港市民自己醒觉,转变心态,中央政府能够帮忙的地方实在不多,只能用心观察,吸取经验,引以为鉴。香港大幅减低财政储备,把钱用在上一代有需要的港人身上,避免庸官万事用钱代替能力,应该会有帮助。


经常听到有人提议香港仿效新加坡,这想法其实反映了很多人对“一国两制”缺乏意识,不明白香港虽小,却是超级大国的一部分,必须摆脱小家气,培养大国心态。中国无论眼光,手段和量度,与小国寡民的新加坡都有很大的基本分别。中国通常有必要抓大放小,包括处理暴徒汉奸。

从“一国”角度看,香港身为国家成员,长期得益于地理和历史是福分,值得庆幸。但每当面对严峻国际形势时,定要心明大义,认清大局,不能够事事只看香港的眼前利益,为分享国家红利而“爱国”,而不愿为大局作出短暂忍辱,甚至牺牲。


谭炳昌 2020.06.28

#香港 #国安法 


share 分享

to page top 

j a m e s t a m . n e t  ©  2 0 2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