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James Tam

冥想「活在当下」



「活在当下」乍听理所当然,但细想之下会发现不少值得思考的问题。


首先,一切众生都只能活在当下,时间线上唯有此刻可暂且容身。很明显,活在当下指的是精神而非生理状态。换句话说,人要专注目前,避免思前想后而至心情恍惚,无法踏实。但假如活在当下必须聚焦目前,还应该回顾过去和展望未来吗?又假如人陷困境,本能是设法逃避,必要时自我麻醉。反而全情投入岂不自我折磨?动机为何呢?


经过几番思量,我觉得「活在当下」的确是大道理,但实行起来并不简单,除了需要高度集中之外,也要懂得抽离放下和接受现实。


吸取经验计划将来,是明智的人生态度。然而缺乏客观想当年会很容易被往昔的阴魂缠绕;或为错过了的契机心生不忿,或为逝去了的光辉迷糊自喜,都会使经验走样,失去借鉴价值。转过头来往前看,同样需要保持距离,否则会被永远无法确定的明天弄得神经衰弱。只有抽身宏观,才能继往开来,从而认识到过去与未来都只不过是当下的伸延。


至于逆境,活着就得面对,避无可避。自我麻醉并非良策;更强的麻醉剂也会失效。以疾病为例:单靠麻醉不会痊愈,甚至令情况恶化,然而死命专注痛楚,又似乎没有必要。能够忍痛「旁观」业力表演生老病死,倒有机会从中认识苦难的因果根源和生灭本质,苦中求智,以待康复。病魔早晚都要离去,赖着不走只会随着时间被适应接受,失去威力,不再恐怖。当然,病魔有可能连我一起带走;真的话生死有命,担心不来,到时「活在当下」这课题也与我无关了。


我的一个小小经历,意外证明了停止抗拒不受欢迎的现实可以将其改变,从新定义,乃至消除。


我极少失眠;几年前忽然连续多晚辗转难眠,弄得我心烦意乱。后来我跟自己分析利害:专家说熟睡八小时中,脑袋只会深层休息一两小时,其余时间都在做梦,浪费人生。所以花三五个小时才入睡其实没甚大不了,急什么呢?与其在梦乡乱闯,赶飞机忘记护照,找厕所到处长龙,何不在这更阑人静时梳理思绪,形同替自己加时添寿呢?皮肉筋骨倒需要较长时间休整,但只要放松全身,不让焦躁心情将身体翻来复去,便同样得到休息,妙哉妙哉!于是决定专心失眠,好好利用这白天难得的清净。讽刺地,一旦接受了失眠,设定了课题,未及转身便已经呼呼入睡。


说到讽刺,越顺境的人越倾向于「不活当下」。身在福中的人闲来无事,忽然想到美好时光不中留,一下子晴天霹雳,心情忐忑。东张西望一轮,果然发觉危机四伏,必须果断行动,防范未然!于是无明烦恼一生二,二生四,幸福安宁的日子渐去渐远,呜呼哀哉。懂得安时处顺听其自然,有助减少无故不安和不自觉的贪得无厌,是好好享受当下的基础。


总括来说:活在当下除了专注,更要抽身、接受、放下,方能安心。不安心的当下,如何活也一样,有苦自知。然而专注与抽离都需要用功培养;静坐冥想可能是比较简单有效的训练方法。


English Version:


谭炳昌 6.2023



140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