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谭炳昌

有关核废水的谬误



可能由于干了大半辈子环保工作的缘故,一直都觉得日本排放核废水一事无需我等闲人置评。如此黑白分明的事情,世人看在眼里,自然明白。然而事实并非如此。民间原来有不少似是而非的歪理谬论,一般人听来好像有些道理,很容易被忽悠。譬如有一说法是核废水入海后迅速被稀释,没甚大不了,而禁止日本水产进口也意义不大,因为废水早晚会流到阿拉斯加,难道皇帝蟹也禁?所以鱼生寿司爱吃便吃,大不了多沾一点芥末。这些论点有意无意将人类有切身需要保护环境的认知倒退回19世纪初,值得警惕。


海洋是人类生存环境的关键部分,有能力有良知的21世纪文明社会,都会处理自己产生的污水才排放大海(没有处理能力的群体一般也不会产生大量污水)。香港有一段时期基于短浅经济考虑,将没有妥善处理的污水排海;受聘的外国顾问美名曰「海洋处理法」,主要依赖「稀释」和「自然降解」。


在我的小说「笙歌」里有这一段对白 (https://www.jamestam.net/copy-of-book-inner):


「香港人钱多,吃得也多,但精神紧张,消化不良。马马虎虎穿肠而过的一大堆,恶臭难当,污染特强。顺手一冲便眼不见为干净,尽了好市民的责任。再花钱妥善处理已经冲掉的屎尿不划算,有违经济原则。于是越来越大口径的排污管越伸越出,把污水灌入大海,搞其 “鱼吃屎兮人吃鱼” 的互惠循环。这个手段有名堂,叫做 “深海自然处理法”。好听吗?有创意吧?」


一个人,甚至整座大城市,将污水直灌汪洋都不会导致世界末日,可以被无知或无耻地描绘为「小事一桩」。在茫茫大海中抽样测试也很难找到破坏生态的「真凭实据」。然而当所有人都同样漠视公德的话,生态破坏会比一般人凭直觉的猜想来得快来得凶,而且通常难以逆转。只有大家都依照合理标准排放,人类唯一的生存空间才有希望延寿,难道这不是常识?再看一个更平常的生活例子:一人扔垃圾,对市容卫生的负面影响不值一提。为何所有城市都立法禁止呢?因为人人随意扔垃圾的后果不难想象。


1986年的苏联,对切尔诺贝利核电厂意外的善后手段比今天的日本负责得多。差不多四十年后的今天,切尔诺贝利厂仍需不断加固来控制辐射。究竟福岛和切尔诺贝利的泄漏谁更严重,专家们意见不一,但根据国际原子能机构的评级,两者同属INES的「7级重大事故」,只不过西方企业传媒对福岛的关注远远不及切尔诺贝利而已。


假如福岛核废水排海可接受的话,切尔诺贝利经过几十年的「化解」,大概可以开发成旅游区了。再者,就算从最偏颇的角度审视,也不可能否定福岛核废水的害处远远高于一般的生活和工业废水;既然福岛可以排海,那么全球数以万计的污水处理设施是否都可以关闭,直接「深海处理」了事?

谭炳昌2023.12.11


32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

留言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