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谭炳昌

重阳坟头 迷离插曲



这是一篇2013年在「过渡」发表的旧博文

这迷离的巧合,启发我对「圣士提反屠杀」做了一些研究

后来写了短篇故事「慰安妇艾莲娜」



昨天重阳,天气特佳,和家人到沙滩打发了一个上午。在赤柱午饭后,经过军人坟场时突然心血来潮,带老婆和小女儿进去参观。谁料一个不寻常的巧合,在几个陌生人的坟旁将我们引进了逝去的时空…….


久违了的军人坟场,看来保养得很好。墓碑被斜阳拉长了影子,一条条躺在修葺整齐的草地上,安静祥和,与世无争。当我七十年代初在隔邻圣士提反中学念书的时候,经常会来这里散步。几十年前的往事,现在彷如隔世,疑幻疑真。历久不变的坟头碑石,相对之下实在得多。


很多都只有二三十岁,都很年轻。很多都死在1941年12月25号。抗战期间,圣士提反中学被征用为军用医院。1941年的圣诞节,日本皇军在校内进行大屠杀。两名英国医生首先遇害,尸体被肢解;护士们被集体轮奸;其他56位躺在床上的伤兵被日军用刺刀就地处死,都是一些当时皇军的惯常兽行。大屠杀在圣士提反留下了一个习俗。每逢圣诞时分,寄宿生们都喜欢交换在宿舍遇鬼的故事。据说每年也有学生会留在宿舍过圣诞“捉鬼”。


人类的记忆越来越短暂,越来越不可靠。随着岁月消逝,当年惨剧有关的人一个个长埋地下,有些人试图重写历史,让真相烟消云散。说不定有一天,圣士提反的屠杀会被视为“有争论性”的课题。学生们的鬼故,宿舍晚上的脚步声,变成唯一没有争论的残余见证。


埋葬在坟场的大多数是军人遗体或衣冠,只有几个较为古老的童子墓。我突然留意到眼前的墓碑日子竟然与我的生日相同,于是转头对站在离我两米的老婆说道:“嘿,看看,’小孩,三岁,死于1864年11月24日’,是我出生前90年,同月同日,真够巧!”


太太正在定眼看着隔邻另一个童子墓。上面刻着:“小孩,死于12月10号,一岁九个月大。” 并无年份。她的生日刚巧也是12月10号。


我对身旁的小女儿说道:“这是你爸妈上一生相遇的地方呢!” 哈!说说笑而已,别当真!


老婆和我相视一笑,真的只不过说笑而已……?出奇的巧合令我们感觉有些迷离,颈背透着寒气。




谭炳昌 2013年10月14日



45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