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谭炳昌

钱作怪

Updated: Aug 6



国际上有关钱的假动作太多,令人眼花缭乱,心惊胆跳,不敢看不敢想。但我对恐怖事物有偏爱,决定把碎片拼合,组织自己的幻觉。


问世间钱为何物?


钱是交易的媒介和等量单位。假如我有一头牛,你有一百擔洋葱,虽然你想吃牛肉,我想吃洋葱,但以货易货很难成交。有货币作媒介,你可以用钱买我的牛,我只用一少部分收入跟你买一斤洋葱,余款用来买其他东西,或储蓄起来。古代的内陆居民曾用贝壳担当货币功能。但假如有人把辛苦养大的牛通通好价卖掉,一心做个“守贝奴”过世的话,会在秦始皇出现后瞬间破产,只剩下一箩箩的贝壳。昨天足够买整栋房子的宝贝,今天买不到一个馒头。


恶性通胀


人们对一种货币失去信心,便会导致恶性通胀,这在秦始皇之后发生过 N 次,几乎所有国家,由中国到美国,以色列到德意志,都经历过。我父亲的一代,解放前也有过一斤钱换一斤菜的经历,钱不值钱的时候,大家也懒得数了。


货币的交易功能全凭信心和管理支撑。货币一旦失去公信便成废纸,或废电子。


没有经济支撑的钱是什么?


什么也不是。 试想你有亿亿万世人热爱的金钱,但生活在一个与世隔绝的荒岛。孤岛没有生产,没有进出口贸易,你的钱什么也买不到,只可以用来擦屁股。


由此可以引申到一个较常见的错觉:有人以为国家早晚有能力生产一切,到时把全世界的钱都赚回来:哇!发达啰!他们没有想过赚回来的钱用来干嘛。拿着大量外币跟自己买波鞋?所以,全球分工是必然现象,也是我们希望的现象,否则情愿闭关。当然,战略性物资和生产能力一定要掌握在自己手中,但其余的生产力和市场份额,按比例合理分配才是健康的财富平衡。整体市场份额过大,大小通杀,只不过劳役自己。换来一大堆没出路的钱,比便秘更难受更伤身。


美元方程式


美元靠什么称霸呢?早期靠全球一致的信心,而信心来自美国当年庞大的创造力,生产力,和军事能力。想买美国出产的好东西?先赚点儿美元再说吧,否则你给更多刚果法郎也不卖,就是那么简单。后来美国吃太饱,竟然想出妙招:干活那么辛苦,何不让人家流汗,自己拼命印刷大家都接受了的美元,便可以呼风唤雨,空手套白狼,过瘾!

但这样下去,美国出产的好东西越来越少,美元需求自然减退,怎生是好?基辛格聪明,搞了石油美元。在全世界买原油都要用美元结算,美元还愁没需求?那么卖石油的不接受美元怎办?这方面可以找个灵媒,向伊拉克的侯赛因和利比亚的卡塔菲讨教一下。随着时代进步,霸主无所事事,想出来的洗劫方式五花百门,不胜枚举。这里只不过以卡通形式点出大纲。


美债故事

"假如美国把我们万多亿的美债一口吞了怎办?"


美债故事和美元的生产工序已经有很多真懂的人介绍过。有兴趣可以网上搜寻。我想探讨的是很多国人担心的问题:假如美国把我们万多亿的美债一口吞了怎办?血汗钱哦!


先看看我们为什么有这么多美元,和这些美元的血汗值。


中国手中的美元有两个大来源:外国投资和贸易顺差。美国公司拿着一叠美元来华投资,找人代替出汗,但美元不能在中国通用,唯有去人民银行兑换,绿纸换红纸,两不相欠。换过我们定价的人民币之后,投资者租地招工盖工厂,把生产力和经验转移到中国,提升工业能力,制造就业,打开市场,搞活经济。谢谢。


人民银行拿着这些美元,四处购买原油矿石,大豆芯片,多余的便暂买美债。但中国人勤奋,生产力强,手上的美元越来越多,一部分发放到一带一路建设,助人助己,一举数得。偶尔会有几个穷兄弟无力偿还。这不打紧,看远一点,迟些再算。江湖上多交几个朋友,得道多助,反正美元是名副其实的身外物。


一万亿美债听来数目惊人,但金钱能够换来的“内涵”价值,早在中国落地生根,开枝散叶,多年来翻了不知几十倍了。贸易顺差赚来的美元得益相对较少,但原理相近。所以,能够及时适量减持美债最好,否则也并非世界末日。


再者,美国够胆赖债吗?抢了中国持的美债,其他国家会若无其事吗?要知道,财富的基础是生产,是资源,不是纸币。假如强抢导致中国停止接受美元,一切交易用人民币、其它可信货币或实物资源进行;又假如石油大国趁机起义,也拒收美元的话,帝国就此完蛋。根据美国专家估计,他们打伊拉克一共消耗了两万亿。能够以一万亿纸币的代价打垮纸老虎的话,简直便宜得有点儿过意不去。

霸主一怒之下,为美钞而战怎办?飞几次掉一次的超级神风战机F35,能打多少个国家?更重要的是,欧罗日元一大堆都会乘虚而入,在全球新秩序霸一席位。绝大部分的纸扎盟友们除了嘴巴响亮,会两肋插刀帮助多年来把自己欺负得难过死的大佬吗?


美元的最后发难


华盛顿邮报(https://www.washingtonpost.com/business/2020/04/15/coronavirus-economy-6-trillion/)估算美国为了疫情,过去几个月一共狂印六万亿。不理他三万五万还是六万亿,这些疯狂数字已经毫无意义,也令大众失去感觉。这货币海啸据说是用来抗疫,刺激经济,太搞笑了吧!美国老百姓反正一毛钱也见不到。那么钱都哪去呢?美国人民都不知道,我怎会知道?


但我不介意胡乱猜度:纸币只是财富的暂时缓冲,生产力和资源才是真正的财富。但暂时来说,在资本主义主导的秩序下,虚无的纸币仍然可以购买生产力和资源的拥有权。心知美元命不久矣的大佬们于是决定发难,赶紧在临危一刻找个借口疯狂发钞,以无限美元全球抢购,把随时可变废纸的货币转换成资产。在几万亿美元洪水的冲击下,股票资产飙升的话,完全不犯逻辑。


大冲洗一轮之后,随之而来的是美元大贬值。这是最实在的赖债方式:昨天你借我一亿,价值整栋洋房,今天我还你一亿,只可以买间狗屋。


谭炳昌 2020.06.07

#货币战争 #美元 #美债


share 分享

to page top 

j a m e s t a m . n e t  ©  2 0 2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