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谭炳昌

香家的曱甴


某天,香家兄弟姐妹团聚于长兄家中饭局,正准备用膳之际,嫡孙香耿,时年十五,走进饭厅中央,在古董波斯地毯上铺了报纸,蹲下来要拉屎。香耿皮肤黝黑,品性刁钻灵巧,乳名“曱甴”,蟑螂的粤语也。五叔见状大吃一惊,连忙喝止:“曱甴!发神经乎?几岁啦?屙屎到厕所去!”

曱甴在家中一向为所欲为,不惯被责难,一时间未及反应,最疼他的二叔突然拍桌怒斥:“老五!吃喝拉撒睡是基本需要,你也想压制,还有人权可言吗?年轻人有自己一套,现在并非清朝,身为长辈要识时务,不可作威作福,骚扰后辈办公!” 曱甴见有二叔出头,便不理五叔,闭目运劲,专心出恭。

老五见老二来势汹汹,突然感觉自己某程度上理亏,急需辩解:“二哥,我明白年轻人有新作风,需要另类空间。但凡事总有分寸,在饭厅当众大便,古今中外也不能接受,试问与人权有何相干?侄儿交友不慎,被街口那流氓老梅摆弄而已。” 曱甴有轻微便秘,蹲在那里拉不出屎来,开始烦躁,便抬头骂道:“You guys shut up!看不到人家在屙屎吗?嘈之巴闭!” 二叔连忙傻笑,闭嘴致歉。

三姑六婶怕兄弟叔侄间语言冲突,有伤和气,便连忙劝说:“曱甴乖乖,我们正在开饭,便便有细菌哦,你在这里拉屎不卫生,也很臭臭哦,哈哈!不如你起来,去厕所舒舒服服,屙个痛快,姑姑用花露水帮你搽屁股,好吗?” 曱甴把眼珠一反,露出底白,并不回答。

五叔不耐烦了,见大哥低头不语,便说道:“大哥,你管不管孩子啦?” 大哥见五弟气愤,便劝说儿子道:“曱甴乖,听五叔话到厕所去,明天爸爸买新手机给你。” 谁料曱甴甚有原则,富贵不能淫,谁稀罕新手机?他蔑视地吭了一声 “挑!”,继续低头运气,顺便阅读铺在脚下的苹果日报娱乐版。

大哥被儿子当兄弟姐妹面前“挑”了一声,心理难受,哭了起来。众兄弟无语。最后还是五叔开口提醒道:“大哥,这是爸爸最喜欢的波斯地毯,万一曱甴拉出来的东西水份多,颜色深,谁来负责?” 大哥被一言惊醒。儿子在家中唯一稍有顾忌,也最痛恨的,便是爷爷。于是拿起电话,急拨正在内地出差,狩猎纸老虎的爷爷。

爷爷听后轻叹一声,然后说道:“你们别把我的地毯弄坏,或者把房子烧掉,否则通通不放过。曱甴拉屎的事,你是爸爸,用脚趾头想想应该怎办吧!家法藤条挂在我睡房门后,随便借用。至于街口老梅那“冚家铲”我会跟他算账。” 说罢挂上电话。

- 故事完 -

#曱甴 #香港疯 #暴乱 #短篇故事

share 分享

to page top 

j a m e s t a m . n e t  ©  2 0 2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