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谭炳昌

中央出手 可以扭转香港乱局

Updated: May 24


以下是我在2014年 “占中” 期间的建议。面对今天更严重的暴乱,翻出来重温一下。

管治权最终的底线是军队,但香港情况再恶劣,也远远未到需要出动军队的地步。从国家大局看,也不值得。


未到拔枪这地步之前,最重要的层面是“法治权”。这方面香港早已沦陷,但并非不能收复。可惜“占中”时期没有趁机拨乱反正,造成今天更混乱的局面。今天仍然不作为的话,明天更乱应属意料中事。


黄法官们身处高位,不同暴徒,比较懂得珍惜。假如中央清楚画出底线,绝大部分的法官都会“自保权力”,依法审判。在最理想的情况下,文中提议的安排可以形同虚设。目前的香港,法官是怪兽政府的 “最高领导人”,有如皇帝,凡事说了算,有终极话语权,才会 “有法无天”。

这情况不改善,光叫警察“强硬”是不负责任的呼吁。警察强硬执法,过后暴徒逍遥,警察坐牢,特首够胆特赦吗?有良心的市民会去包围法院吗?都不会。那么做警察有儿有女,我们希望见到他们无辜牺牲吗?


不过今天的香港,一切方法皆“不可行”。唯一可行的是摇头叹息,继续聆听暴民诉求。估计下一轮爆发更离谱的暴乱的时候,我还可以再次翻此旧文重温。

谭炳昌 2019.7.20

经过个多月的占中混乱,可能是中央和特区政府考虑收拾残局,为香港的长远前途作打算的时候了。我认为这是国家把香港纳入“一国” 轨迹的黄金时机。虽然迟了十七年,总比继续失控好。

在97回归当时,细小的香港大概是中国GDP的五分一。西方媒体一致兴高采烈地宣布“香港已死”。不过事实令他们失望,在贫穷中努力挣扎的大陆不但没有沾发了财的港儿一分一毛,还不断帮助它壮大。除了沙士后的康复,金融风暴的应对,更以“自由行” 搞活特区经济,希望用行动证明回归的实益。可惜惯了依赖的小孩,不会感恩,只会投诉不周到。


年复一年,在这个一方努力不懈,一方自我膨胀的情况下,今天香港的GDP已经不及中国的3%,而这其中大部分的生产都依靠大陆。面对这现实,有些港人不但拒绝反省,还由于心理不平衡而“自我种族歧视”,出现了所谓 “驱蝗行动”。当然,我们不要忘记绝大部分港人都没有这个心理变态。可惜一小部分人的丑恶,经传媒大力渲染后,变成了主流气氛。

连发开口梦也大嚷民主的野心帝国,见中央真的放手让港人治港,便迅即把香港重新殖民。十多年来,传媒,教育,和法治领域已全面沦陷

连发开口梦也大嚷民主的野心帝国,见中央真的放手让港人治港,便迅即把香港重新殖民。十多年来,传媒,教育,和法治领域已全面沦陷,明眼人都看得出。我两年多前已用“港式文革大字报”的滑稽方式提出过,可惜梁振英不是我的博客粉丝。

到2014年,一代人被长期洗脑,对事实和逻辑已经失去知觉,成为民主狂热分子。“自由传媒” 只剩下一把洪亮的民主之声。其他不合听的声音通通被围堵封杀。法治领域也打好了稳固的双重标准,视乎情况,法律可用,可不用。既然一切准备就绪,国际间金融货币博弈又不断升温,民主大佬便趁机在港引爆颜色革命,还明目张胆地给予支持:黄雨伞(平常不好买哦!),国际舆论,饭盒,乒乓球,烧烤炉,一应俱全,考虑周到。他们满以为自己是星星之火,准备燎原。

想不到中央以不变应万变,香港要露宿街头的人,就由他们睡好了。雨伞革命会蔓延全国吗?看来没有机会。消息也不封锁,就让国人看看民主狂热分子荒唐霸道的面貌吧。绝大部分港人开始不耐烦。但他们也有学习的必要,认识民主招牌背后的黑暗丑态。


但个多月下来,剩下来的民主斗士虽然寥寥可数,本可留下作为旅游景点,但香港承受了今次的冲击,严重内伤之余,必须反省,和为将来作打算。

香港本是纯商业社会。稍微有政治倾向的基因,一早已经被殖民地政府阉割干净。商人喜欢妥协,本来是好事。但商人搞政治,往往缺乏原则,过份投机。尤其当一方已走极端的时候,想好声好气用道理讲服,徒然浪费精力。极端的情况,要用极端手法解决。港人不想面对这个现实,所以显得婆妈,犹豫不决。


要解决香港十多年来构成的困局,一定要作出短暂牺牲。眼前越怕牺牲,将来的问题越严重。现在当机立断,香港也要十年八年才可以完全康复。假如继续扮“开明绅士”,凡事希望得到西方认同称许,便只有死路一条。我认为 “解决办法” 并非针对清场。因为清场有如扫垃圾,是小事。垃圾扫走后,香港要在最短时间内,把整体经济,民生,社会气氛和秩序,回复一个合理和较高的水平。


一个可行的方法,是中央趁机运用基本法赋予权利,在特区实行比过不了立法会的“23条”更明确实在的 “国安法”

一个可行的方法,是中央趁机运用基本法赋予权利,在特区实行比过不了立法会的“23条”更明确实在的 “国安法”。一国之下,香港与全国的安全法律接轨,其实十分合理,顺理成章。在香港触犯国安法的疑犯,仍然由特区法院审理,不过保释条件由北京决定。假如上诉,也在北京按国家程序进行。香港律政司在上诉过程只能旁听协助。

到目前为止,在香港生事和搞破坏只要打起民主招牌,便毫无后果之忧,是国际上的怪现象,所以搞事的肆无忌惮,逐渐到了荒诞的地步。国安法最少在心理上设了一度明确关卡。有了国安法为立足点,中央和特区才可能慢慢收复失陷了的领域:传媒,教育,和法治。这需时十年八载,急不来。

假如股市暴跌,则是明眼人三年后发财的黄金机会

当然,在港颁布实行国安法会引起颇大回响。但无论中国做什么,西方一向都惯性猛烈批评。只要大部分中国人觉得有需要和合理,人家的恶意批评无须理会。假如股市暴跌,则是明眼人三年后发财的黄金机会。在实行国安法的同时,也应该大力巩固香港成为人民币的对外中心。港沪通之类的措施,可以加快步伐进行。

另外一个解决目前困局的方法,是任由香港自生自灭,慢慢枯萎凋谢。从国家角度看,这方案绝对可行,顺带也教训一下自大的港人。但我觉得这个消极对策有四大不妥:

1)等于对一心破坏香港的外来势力和汉奸集团投降,让他们局部得逞,同时拖慢了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;以上海取代香港,不是今天就可以实行的事。

2)无辜惩罚了绝大部分反占中的港人。要知道“全港反中”,不过是苹果日报之流多年来悉心塑造的假象,绝不代表沉默的大多数。执笔此刻,几天已经收集了超过150万有身份证号码的“反占中”签名,远远超过支持占中的人数。

3)没有国安法的基础,香港的失陷领域只会越来越离谱,把特区发展为反中基地,伺机进军国内。

4) 假如香港经济大倒退,一般老百姓自然会埋冤政府。下一轮的占中,随时会变成有基础支持的民运,间接坐大了占中分子。

香港有一代人看来已被彻底洗脑,无药可救。但假如占中过后的香港,法规底线鲜明,经济环境活跃,社会充满机会,充分发挥 “一国” 的优势,有才干的年轻人很快便会成熟,自然出头。剩下的,便任由他们自己去摸索人生好了。

经此一役,中央反正已经没可能再对香港的内外反华势力坐视不理。倒不如老老实实,在此关键时刻实行国安法。只要合情合理,宽大执行,长远来说只会稳定香港,对一国两制这历史性的安排带来新希望。把持不定只会带来长远恶果,在中国没有赢家。暂时来说,道路难免曲折,但前途肯定是光明的。

谭炳昌

2014。11。1 于 http://guo-du.blogspot.hk/2014/11/blog-post.html?m=1

English Version: How Beijing can Reoccupy Hong Kong


#占中 #香港 #颜色革命 #民主噪音 #国安法 #一国两制

315 views

share 分享

to page top 

j a m e s t a m . n e t  ©  2 0 2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