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James Tam

失聪失明的无厘头革命家


天生愚蠢,缺乏认知能力,无法分辨是非的人,不知不觉与现实脱了节的话,其实值得同情。但自愿性失聪失明的人,又应该如何对待呢?

在香港这怪地方,有一撮日渐变得无关重要的业余“民主革命家”。单看学历之类,他们不全是传统傻瓜,但行为上坚决与现实脱臼,令人费解。他们的“革命”纲领比较简单,不外乎几句老口号:“自由万岁!民主万岁!” 口号喊多了会上身,部分“民革家” 渐渐相信了自己是正义与真理的化身,整天横冲直撞气冲冲,找暴政搞抗争做英雄,却往往找错地方。假如这撮人不是那么讨厌,其实不失娱乐价值。

更吊诡的是,当“民革家”满嘴白沫呼民主之际,世界却背着他们的方向演变。“民主自由,人权道义” 等搞事和侵略借口,大致已被世人看穿,市场面临崩溃。就算少数真心民主,笃信自由的国家,也开始领略到民粹主义的祸害,正在反思,谋求破解治理死结。但香港“民革家”们可能太集中精神擾国擾民,没有留意世情,仍然紧抱几句20世纪口号搏出位。假如阴谋论属实,他们真的是外夷豢养之物,受命搞事,又或者精神有病,这行径倒好解释。否则便只有与宗教狂热作比较了。

“民革家” 一般都严重 “自我种族歧视”,坚决拥护双重标准。他们对中国的一切,不论好坏都拼命加黑,视为政权即将崩溃的迹象,满怀希望,十分肉紧。唉,一个又一个十年过去,中国日益强大,“民革家”的中国崩溃论仍不断气,也算奇迹。所以他们特别讨厌不识趣的数据,坚决蔑视客观事实,决心认定一切违反负面信念的事情都是共产党编造的谎言。中国说地球圆,对他们来说便是地平说的最佳证据,多讲无谓。他们闭眼看中国,一切繁荣进步皆假象,唯有天翻地覆属永恒,口中念念有词。

偏见,是不会轻易被事实动摇的,否则便不过是 “一时误解”,而不属偏见了。

狂热分子环顾四周,四处魔踪鬼影,满布邪恶轴心。在他们反白眼中,中国是个“暴政”,这观念是起点,是终点,亦是底线,绝不退让,无需多辩;有坚强信念的人,是不会执着真凭实据的。只要有想象力,看不见的东西并不等如不存在!对“民革家”来说,一切中国事儿都有看不见摸不着的弊端,无尽的黑暗。

例如每年一亿三千多万的中国游客,到全世界疯狂购物后都通通自愿回国,重投暴政,放弃人权,似乎不合常理。不过对港式“民革家”来说,这恰恰证明了中国人都已被洗脑,是非不分,才会像羊群一样,自愿回家。如此庞大的洗脑工程,恐怖哦!

中国为几亿人脱贫本来是较难抹黑的人类创举,但“民革家”也可以看成是违反市场经济和丛林法则的“极权”行为,应受“自由世界”谴责!再者,呸!人吃饱了又如何?美国提出的人权要求还没有满足,填满了肚子也不过行尸走肉。美国是关塔那摩的黑狱明灯,不经审讯而终身监禁有色人种的恐惧天使,“为银除害”杀人无数的国际警察,民主帮的坐堂大哥大,说话有绝对权威,不容置疑。

那么,民意不是民主的基础吗?根据美国 PEW 研究中心的多次民调,大概百分之八十的中国人支持中央政府,民意十足。这方面,“民革家” 又有何高见呢?

哈!未经美国批核的民主,是不算数的。支持度高企又如何?只不过再次证明了可怜的中国人不懂人间正路而已。再者,80% 支持率虽然是当今最佳的世界记录,但20%不满代表了差不多三亿人受压迫!全世界都没有三亿人民满怀怨愤,苦嘴苦脸的国家哦,这不是暴政是什么呢?哈哈!

除了选择性失明,盲目批判,香港的民革斗士对天下间所有问题都有个比较简单的解决方法。经济失衡?“真普选”!社会不公?“普选”吧!生态问题?“真普选”!贫富悬殊?“真普选”!贪污舞弊?“真普选”!大众愚昧?“真普选”!长年便秘?“真普选”!为何真普选国家都解决不了以上问题呢?嗯。。。“真普选”!!

民主先锋们的“鹦鹉辩证法”,是立于不败之地的。

近年来,在客观现实的无情压迫下,民主孑孓的水平越陷越低,逐渐被绝大多数人摈弃,沦为社会噪音,基本上可以不理。然而他们“自愿性失明”的原因,仍具少许研究价值。

他们高调证明自己与现实脱节的热情,究竟动力何来呢?只为博取脸书点赞而不择手段?又或许厌恶了白领工作,化身搞屎一棍,只为调剂?反正在一个懒得理会他们的“极权”国家做“革命分子”不涉及人身安全,大可在无压力的环境中慢慢塑造英雄形象给妈妈欣赏。工余饭后,将 “革命史迹” 加盐少许,陈醋一羹,写写自传,为苍白的一生添加人造色素,不亦乐乎?

English version: Deaf, Dumb, Blind - and Irrelevant

#民主噪音 #香港 #愚蠢之谜

share 分享

to page top 

j a m e s t a m . n e t  ©  2 0 2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