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谭炳昌

細看暴發戶


中國去年出口一億兩千多萬遊客。偶爾幾個在國外或飛機上撒野出洋相,便會被大做文章。國人也會積極搖頭,埋冤暴發戶風氣熾熱難當。究竟何謂「暴發戶」呢?根據我的字典,暴發戶是近期發了財的人,喜歡炫耀,品味低俗云云。英文通常借用有幾分造作的法語名詞 Nouveau Riche — 「新發財」 之謂也。不過細想之下,「近期」,「發財」,「炫耀」,「品味」 等概念都值得進一步探討。 先研究一下新舊的問題:所有「舊」的事物都曾經「新」過。「新發財」不會例外。那麼「新發財」要被銅臭熏陶多久才正式升任「舊發財」呢?這方面我找不到任何答案。新與舊似乎和時間沒有一毛錢關係。從整體看,中國是人類史上享受相對富強年數最多的國家之一,目前卻盛產「新發財」。美國是個典型新發國家,也公開崇尚金錢資本掛帥,卻很少人公開叫他們做暴發戶,頗為顛倒。 「發財」這東西也挺模糊。一個剛脫貧,不再挨餓的農民,驕傲地「炫耀」新皮鞋,算不算暴發戶呢?十幾億的中國人不久前的中國夢是單車和手錶等。一眨眼,小汽車和出國旅遊已是隨時可以實現的夢想了。難道這步向小康的步伐快了一點,也算「暴發」行為? 細看之下,「炫耀」和「品味」亦很虛無,甚至虛偽。英女皇出生貴族,怎看也不算新發財吧。但女皇陛下無論衣著談吐都極為炫耀。她頭頂「非洲之星」超級巨鑽,不是百分百的財富炫耀又是什麼呢?相比之下,生活好轉了的鄉巴佬戴了進口新墨鏡,把牌子貼紙留在鏡片上證明鼻上架的是好貨色,與女皇陛下的心態並無兩樣。更重要的是:鄉巴佬的墨鏡是辛勤努力賺來的榮耀,來歷比「非洲之星」不知高尚多少。那麼見到大鑽石便羨慕得頭暈眼花,幾乎要倒地膜拜的人,為何認為鄉巴佬的墨鏡貼紙是「新發財」炫耀而嗤笑呢?唯一解釋是巨鑽價值連城,而貼子雖然經過設計師設計,卻毫不值錢。不過根據普遍虛偽,單用金錢衡量價值是典型的暴發戶所為哦! 最揮霍最炫耀的人,反而往往被喜歡嘲笑暴發戶行為的人崇拜。除了皇室貴族,日漸失衡的娛樂圈也有大量案例供參考。最諷刺的現象,是純種新發財似乎對其他新發跡人士的意見特別大。我童年的香港,赤腳兒童仍然普遍。後來經濟環境突飛猛進,有些人便急想用新賺回來的錢把貧窮往事洗擦。他們自覺性命升了值,通常以超低速開著名牌座駕,在停車場霸佔兩個車位。晚上跟法國老師學品酒,用帶有廣東特色的口音念熟酒莊名字,好到高級餐廳時露兩口。粗聲大氣的習慣雖然改不了,但碰到大陸遊客聲浪較高時,會急忙翻白眼以示不屑。 其實大部分內地遊客都是一般老百姓,稱不上暴發戶。當然,中國有14億人,好的壞的高尚的低俗的都數量驚人。這幾十年經濟高速起飛,肯定製造了一大批新發財。每當他們遇到金錢沒有想象中萬能的時候,會發脾氣,大聲疾呼經濟自由受到威脅。他們雖然聲音響亮,備受傳媒誇大,亦不過一小撮人而已。但每年出外旅遊的國人,加起來是英法兩國的人口總和,假如其中萬分一有初級資本家症狀的話,便有千多個醜陋個案供瘋傳了。 中國遊客潮其實正面肯定了「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」,可惜這論點沒有負面新聞價值。旅客泛濫全球,證明中國高速發展雖然加大了貧富差距,實際上紅利分得很廣很低。從前國家富強的時候,大部分紅利都上繳了皇帝和貴族。現代資本主義超級負債大國在外面剪了的羊毛,同樣通通落到百分一的幾個家族袋里。資本主義說得明白:錢是靠資本賺的,這叫資本回報,理所當然。沒有資本的勞動階層有吃有住,非常不錯啦!還想分紅?太過分吧! 當每年過億中國「新發財」到世界各地購物見識,瘋狂自拍的同時,大部分美國平民從未擁有過護照。這批人暴發不起,慢發無期,讀萬卷書沒眼力,走萬里路沒盤川,世界觀由電視免費灌輸。在他們的圈子,加拿大的地理位置眾說紛紜。反正吹水而已。沒希望去的地方,在哪裡都一樣。

#暴发户 #资本主义 #中国

share 分享

to page top 

j a m e s t a m . n e t  ©  2 0 2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