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谭炳昌

風馬牛不相及的學術自由


香港目前的政治環境簡單得出奇,幾句過期口號可以完全描述。排頭的口號當然是佔中期間每天加班的 「民主自由」 啦。這是免死金牌,跟著喊可以愛啥幹啥,毫無後顧之憂。想落也合理。依然有法有天的話,要自由來幹嘛呢?其他熱門口號,根據熟悉程度排位,大概包括:公義!新聞和言論自由!還有最近紅極一時, 由港大招聘副校長的茶杯颶風引發的 「學術自由」。

長臭瘋話短說,港大正在物色負責人事和財務的副校長。不過副校長的直接上司 「首席副校長」 的職位,也正懸空。有人說稍有份量的學者,都不會上當打這份工。看來這說法不無道理。信不信由你,交給校委會蓋圖章的副校長人選,只有一人:法律系院長陳文敏先生是也。陳先生的背景的確有些非一般。當今的學術界,連教補鍋的也有博士學位。巴士的車身廣告大家有目共睹:綽號化學天王,物理奇葩等中學補習老師,都是博士,比港大副校長要求的學術地位更高,有文革特徵吧!陳先生大概因為沒有進修博士,沒有什麼學術研究可做,比較清閒,於是利用多餘時間幫手創立了「公民黨」。公民黨骨幹都是律師,靠耍法律搵食,所以對法律有種專業性鄙視,完全不放眼內。此外,陳先生身為法律系院長期間,手下戴耀庭先生亂用研究經費,在灣仔佔中環。雖然戴先生有 「民主自由」 免死金牌,最後大概也是不了了之,但身為他事頭的陳先生,有承擔的話,也難辭其責。

其實以老夫愚見,沒有博士學位並沒有什麼大不了。在江湖上,人家愛恥笑便由他們笑個飽好了。反正港大已不是什麼一流學府,面子不值幾分錢。再者,愛因斯坦也不是博士呢!當然,有人會說愛因斯坦的學術研究,比陳先生的相對要高,那是見仁見智。不過陳先生的任命,怎麼看都有很大爭議性。在今天的香港,對處理任何稍有爭議性的事情,只剩一個「拖」 字訣,人所共知。校委會委員都是有社會經驗的賢達,那會不懂?於是死拖爛拖,結果拖出了一群學生,在眾律師吶喊助威下,於七月份衝擊校委會議,搞了個文革場面,上了頭條。學生領袖,在電視鏡頭前露了底。原來他連校委會委員的任命也糊裡糊塗,卻隨口亂扣帽子。不過今天的港大生據說都是這個水平,要求過高是不識時務。

話說回頭,其實我對整件事情最有興趣的地方,是口號應用。口號唯香港政壇最最最重要的武器,可以顛倒是非,混淆黑白,是值得研究的大學問。舉個例:根據國際 「人類自由指數」 (Human Freedom Index),香港自由度全球排名第一(http://thefreethoughtproject.com/the-land-free-ranked-20th-freedom/)。美國身為民主大佬,也不過排第 20。但香港的口號專家可以天天高喊 「民主自由」,仍然大有市場,足見口號的迷惑力量。這次「港大風波」 所引出的一個動人口號,是「學術自由」。究竟學術自由,跟招聘副校長的行政工作和正常的幕後較量有啥關係呢?想不通吧!我反正不介意 「食古不化」,就按古老邏輯分析一下吧。

每個架構或團隊,都有存在的目標或自身價值。理髮店理髮,洗腳舖洗腳,各有各的功能。至於某單位是否達到既定目標,出品是否合格,就得由社會以不同方法評審。市場接受,是資本主義的精粹,越來越重要,連老師也要視學生為「顧客」,懂得討好。人人拿個 「A+」 回家,不費一毛,皆大歡喜。嚴格教育,則可能會被鬥垮鬥臭,解雇下崗。對商業機構來說,股東回報凌駕一切,理所當然。大學由於是社會服務機構,主要出品是學術研究和畢業生的素質,效益較難由市場評定,所以一般要由政府和鄉紳父老監察,以免為所欲為,或毫無作為 -此乃校委會的功能也。

讓我們首先看看港大的出品:學術研究和畢業生的水平吧。

港大搞 「民主自由」雖然略有名聲,但學術成就嘛,可以說舉世不知名,不值一提。那就別提咯。哪麼提提畢業生的素質又如何呢?跟沒有 「學術自由」 的國內大學相比,今天的港大教不出幾個有本事看懂北斗星系統,高鐵建設,量子傳訊,伊波拉疫苗等等等等的巨大成就,更莫論參與了。就在本港這小地方而言,港大的科研水平,也被科大越拋越遠 (www.ugc.edu.hk)。不過港大畢業生的 「可用性」,很難量化。尤其是本地畢業生都有爸爸媽媽供養,不會因為失業沒錢花,表面看不出是廢柴。就算雇主說他們是廢柴,只要校方死口咬定他們是人材,你們這班豬玀不識貨而已,便只會越辯越離題,牛頭不對馬嘴,最終又是不了了之,浪費人生。

於是乎,剩下唯一有些微 「監督」作用的,便是校委會了。假如校委會的決定,只要部份老師和學生不滿,便屬違反 「學術自由」,那麼港大便和往昔的九龍城寨一樣,變成 「三不管地帶」,率先成為香港特別行政區內的獨立單位。現在的香港警察已經未經校方許可,不得擅闖校園。把校委會進一步橡皮化之後,港大很快便可以高築城牆,搞自己的警隊閱操,升自己的旗幟,以維護「學術自由」 和 「校園獨立」。中央不會容忍 「港獨」, 但沒有說過不容許 「港大獨」 哦!

港大「獨立」 後,其他大學一定會相繼仿效。商業機構,可以趁機請港大畢業律師研究研究,搞司法復核,堅決拒絕稅局查賬,理由是侵犯私隱和商業秘密,褻瀆自由經濟的神聖原則!怕什麼?反正在今天的香港,只要聲浪夠,萬事可能。最先進的邏輯是:凡事都有自己的一套邏輯,不容外人七嘴八舌,否則便是干預,是「反民主自由」,是反動行為!

我覺得很自己很幸福,因為已經年老下崗,不再納稅。否則我天生狹隘的胸襟,隨時會被逼爆,吐血身亡。現在隔岸觀之,不亦免費娛樂乎,善哉善哉!

#民主噪音 #香港 #教育

share 分享

to page top 

j a m e s t a m . n e t  ©  2 0 2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