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谭炳昌

中国的假蛋风云

Updated: Feb 19



还记得大陆的“假鸡蛋”吗?当年我目睹不少亲友由于假蛋疑云而惨变失明,甚至思想瘫痪。而我自己也被假鸡蛋困扰多时,饱受随时破产的心理威胁,弄到精神衰弱,真的毕生难忘。


大概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吧,当时和一班香港友人在深圳吃饭。正当服务员端上一道芙蓉炒蛋之际,有人提出了国内遍地假蛋的问题。一时间,席上议论纷纷,似乎每个人对假蛋都有某程度的个人经验。


我越听越心寒,忍不住问道:“有人见过假蛋吗?”


“有!当然有!很多人都见过!”


“我四姑婆就见过!在YouTube上很多教人做假蛋的视频!你没看过?孤陋寡闻哦!”


“我五表嫂的家公去年吃了半生熟假蛋,三个月后死了!真的害人不浅!”


“你五表哥的老爸吃了假蛋,延后身亡?”我半信半疑,说罢却感到一阵昏眩。身边的人和桌上的芙蓉蛋都开始游移,变得虚幻。难道吃了芙蓉假蛋?我连忙气运丹田,舌顶上颚,闭目吐纳,暂时顾不得社交仪容。


闭目带来了片刻安宁。我急忙把平生所学物理化学和材料工程之类,在脑袋里翻查,务求明白如何把人工蛋壳包围化学蛋黄和蛋白,而最终产品能够瞒骗智商10以上的购蛋人士。


很多由菲律宾阿姨带大的年青人可能不知道,鸡蛋原来是有壳的。而薄薄的外壳有异于乒乓球,南北极并不对称,边大边小,内含蛋黄蛋白,十分吊诡。至于鸡卵的制造过程,对母鸡来说没甚稀奇,易如反蛋,然而要人工复制嘛......我苦思不得其法。但香港报章不是每天都报道了吗?只要世上有真货,中国人一定有办法做假!连本来假得不能再假的日本条子蟹柳,我们也可以假上加假,却负负不得其正,没有变成真蟹,何况鸡屁股屙出来的鲜蛋呢?想不通如何做假,我枉为炎黄子孙!


啊!想通啦!情急之下,我突有所悟:3D 打印!


但3D打印是尖端科技,不但昂贵,而且从技术角度来看......呃!且慢!我们香港市民都是商业奇才,搞生意的,不搞技术可行性这一套,别想离题了!


我于是开眼出定,拿笔在餐巾上粗略计算了一下假蛋的经济效益。


由鸡屁股屙出来的传统鲜蛋,当年在超市卖一块钱人民币几只。按此推算,当时的正常批发价大概低于两毛钱一只。假蛋商的超高科技3D赝品,当然要便宜很多才能吸引专业蛋贩背弃长期供应商,改用连他自己也分不出真伪的A货鸡蛋。所以假蛋的批发价最多是一分美金左右。而这个价钱,除了要支付假原料真工资,还要包括据说是国人特有的“贪婪暴利!”唯一图利办法是每天卖它几百个集装箱,薄利多销,以量补救。不过如此操作规模,除了需要占地不少的生产基地,维持最少几十个推销员的全国批发队伍和庞大物流车队,还要避开警察耳目,没可能吧......


啊!又想通了!假蛋的后台必然是全国之力,有如两弹一星!除了中央人民政府,还有谁有能力统筹这宇宙级的赔本生意呢?我恍然大悟,一时间情不自禁,抬头宣布:“你们快快给我找来假鸡蛋。我通通以港币两千圆一只收购,籍此报国,决不食言。”


我此语一出,众人哇然。有钱赚,港人例必哇然。


“今次你破产啦!”我一看之下,开声之人非同小可,是个富有现代特色的超现实人才,连牛津力学与地心吸力也可以随意否定的另类思想家,出神入化,早已到了“见鸡非鸡,见蛋非蛋”的超凡境界。但老子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,唯有安慰自己,心想:自“直立人”行走地球以来,三百多万年间从未有人因为收购假蛋而破产,我会是第一个吗?甭怕!话虽如此,自那天晚上开始,我经常梦见人群拖着四十尺集装箱,里面满载假蛋,上面还黏有人造鸡毛,到我家门口要求付款,直至我全身冷汗,惊醒为止。


时光飞逝,几年下来,我连一只假蛋也没有成功收购,假蛋亦渐渐被潮流遗忘,不过假蛋所造成的遗害,包括对现实失明和思想闭塞,仍然到处可见。

————

8.2021 修改校正

#香港 #假新闻 #愚蠢之谜

58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