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谭炳昌

中國的假蛋風雲

Updated: Aug 19



還記得大陸的假雞蛋嗎?我當年目睹不少親友因為假蛋而失明或思想癱瘓,而自己也為了假雞蛋而飽受隨時破產的心理威脅,弄到精神衰弱,畢生難忘。


大概是上世紀九十年代吧,當時和一班香港友人在深圳吃飯。正當服務員端上一道芙蓉炒蛋之際,有人提出了國內遍地假蛋的問題。一時間,席上議論紛紛,似乎每個人對假蛋都有某程度的個人經驗。


我越聽越心寒,忍不住問道:「有人見過假蛋嗎?」


「有!當然有!很多人都見過!」


「我四姑婆就見過!在 YouTube 上很多教人做假蛋的視頻!你沒看過?孤陋寡聞哦!」


「我五表嫂的家公去年食了半生熟假蛋,三個月後死了!真的害人不淺!」


「你五表哥的老爸吃了假蛋身亡?」我半信半疑,說罷卻感到一陣昏眩。身邊的人和桌上的芙蓉蛋都開始游移,變得虛幻。難道剛才吃了芙蓉假蛋?我連忙氣運丹田,舌頂上顎,閉目吐納,暫時顧不得社交儀容。


閉目帶來了片刻安寧。我急忙把平生所學物理化學和材料工程之類,在腦袋裡翻查,務求明白如何把人工蛋殼包圍化學蛋黃和蛋白,而最終產品能夠瞞騙智商10以上的購蛋人士。很多由菲律賓阿姨帶大的年輕人可能不清楚,雞蛋原來是有殼的。而薄薄的外殼有異於乒乓球,南北極並不對稱,邊大邊小,內含蛋黃蛋白,十分吊詭。至於雞卵的製造過程,對母雞來說可能沒甚大不了,但要人工複製,我苦思不得其法。但香港報紙不是每天都報道了嗎?只要世上有真貨,中國人一定有辦法做假。連本來假得不能再假的日本條子蟹柳,中國人也可以假上加假,負負而不得正,何況雞屁股屙出來的鮮蛋呢?想不通,我枉為中國人!


啊!想通啦!情急之下,我突有所悟:3D 打印!


但 3D 打印是尖端科技,不但昂貴,而且從技術角度來看......呃!且慢!我們香港市民都是商業奇才,搞生意的,不搞技術可行性這一套,別想離題了!


我於是開眼出定,拿筆在餐巾上粗略計算一下假蛋的經濟效益。


由雞屁股屙出來的傳統鮮蛋,當年在超市賣一塊錢人民幣幾隻。按此推算,當時的正常批發價大概低於兩毛錢一隻。假蛋商的超高科技贋品,當然要便宜很多,才能吸引專業蛋販背棄長期供應商,改用連他自己也分不出真偽的A貨雞蛋。所以假蛋的批發價最多是一分美金左右。這個價錢,除了要支付假原料真工資,還要包括據說是國人特有的「貪婪暴利!」唯一圖利辦法是每天賣它幾百個集裝箱,薄利多銷,以量補救。不過如此操作規模,除了需要佔地不少的生產基地,維持最少幾十人的推銷隊伍和龐大物流車隊,還要避開警察耳目,沒可能吧......

啊!又想通了!假蛋的後台一定是全國之力,有如兩彈一星!除了中央人民政府,還有誰有能力統籌這宇宙級的賠本生意呢?我恍然大悟,一時間情不自禁,抬頭宣佈:「你們快快給我找來假雞蛋。我通通以港幣兩千圓一隻收購,籍此報國,決不食言。」


我此語一出,眾人哇然。有錢賺,港人例必哇然。


「今次你破產啦!」我一看,開聲之人非同小可,是個富有現代特色的超現實人才,連牛津力學與地心吸力也隨意否定的另類思想家,出神入化,早已到了「見雞非雞,見蛋非蛋」的超凡境界。但老子一言既出,駟馬難追,唯有安慰自己,心想:自「直立人」 行走地球,三百多萬年來從未有人因為收購假蛋而破產,我會是第一個嗎?甭怕!話雖如此,自那天晚上開始,我經常夢見人群拖著四十尺集裝箱,裡面滿載假蛋,上面還黏有假雞毛,到我家門口要求付款,直至我全身冷汗,驚醒為止。


時光飛逝,幾年下來,我連一隻假蛋也沒有成功收購,假蛋亦漸漸被潮流遺忘,不過假蛋所造成的遺害,包括對眼前現實失明和思想閉塞,仍然到處可見。

————

8.2021 修改校正

#香港 #假新闻 #愚蠢之谜

53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