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谭炳昌

愚蠢之谜


愚蠢,這二十一世紀的摩登福氣,表面看來是個謎。

用今天的眼光去看,笨因子對人類的進化毫無貢獻,卻在智人的基因庫中坐大,實在令人費解。難道古人覺得笨蛋趣怪好玩,所以收養繁殖?又或許傻人一副可憐相,能夠博取大眾同情?動物世界中也的確存在不少垃圾染色體, 靠蠢來換取生存空間,開枝散葉。城市裡家家戶戶養著寵著呵護著,每條不足五斤重的尖聲小狗便是一個例子。

可惜以上兩個猜測都與現實不符。

大家對笨蛋都沒有好感,不會待之以「狗禮」或施之以愛心。甚至連蠢豬也不會善待笨蛋,經常大罵 「你媽的死蠢豬!」 。我看不出蠢人之間有任何互助互愛的團結精神。個中原因,可能是蠢人都像我們一樣沒有自知之明,懵然不知所罵者是同類也!

蠢人有賴社會同情而生存這個想法也有問題。眼看社會上最有西洋現代感,平常不論事情大小,不分青紅皂白,一律長期充滿正義感的人士,也經常開口批評,甚至辱罵各界愚公。難道他們不明白世上沒有人自願笨拙的嗎?愚笨既是天意,出於無奈,卻為何得不到他們的諒解呢?

苦想不通之余,我開始懷疑自己。莫非笨蛋遠在天邊,近在眼前,就是鏡中。。。不會不會。我自小聰穎,事無大小都有兩番理論,又怎會是只大笨蛋呢?千萬不可胡思亂想,妄自菲薄

「蠢者生存」 這個社會現象,似乎與達爾文先生的進化論大相徑庭。不過再經分析,則覺得此乃一時異變,長遠還是逃不出物競天擇的天羅地網的;時辰未到而已。

物競天擇的大道理,基本上認為適者生存;既然有資格生存,就有機會傳宗接代,讓老天爺篩選過的染色體延續,造福將來。問題是人類乃一群信心爆炸的猴類動物,覺得自己也有篩選的人權,足以與天一比高,於是出現了「物競人擇」的小插曲。其實這小插曲只不過是大自然極細小的一部分,最多曇花一現,微不足道。然而為了打發時間,就姑且把它當作一個獨立的篩選機制來研究一下吧。

本來在人類社群中,精明人和大傻瓜就像身體的器官,各有功能。組織得好的時候,有如腦袋和腎臟,牙齒與肛門,各有所長,互相配合,群體因而受益。自古以來,頭腦單純的人想法不多,老實地靠著天生的氣力,能耐,勇氣等不甚聰明的本質,一步一步拖著人類往前走,走到動物王國的最前端。聰明人當然也有他的用處。 為己為人,他懂得利用蠢人的力量來壯大群體。本來各守各位,互補長短以求共生,不能說哪一個功能較重要。但腦筋始終比較滑頭,漸漸佔盡老實人的便宜,甚至搞剝削。

先不要理它公平不公平,反正老老實實,不經大腦的遺傳因子,就這樣大批地流傳下來。

某天,一個被認為是天才的超級笨蛋終於出現了。他認為貪婪是人權,是進步動力,應該給於最高肯定,加以法律保障。大家都很受落,於是資本抬頭,開始了一個金錢萬歲的新紀元,把極度過火的物欲推到前所未見的高峰。隨著金權應運而生的是一批口齒伶俐,善於投機取巧的民主政棍。腦筋被貶一旁,突然失去方向。沒有市場的思想,會被社會遺棄,難以生存,唯有識時務者為俊傑,跟隨大眾拼命抓錢為上策。

老實人身上本來有用的基因,被科技取替,也一樣報廢了!除了小部分肌肉留來當兵打仗,搶掠資源之外,其它的大部分化成了脂肪,軟綿綿的墊著屁股看電視,上網打機。垃圾資訊泛濫,把天生不靈的腦袋弄成思覺失調。為了追上潮流,他們對一切不明所以的事情都要表達意見,靠聲浪壯膽。他們在新世紀的社會責任是借錢購物,帶動經濟,和負責投票,支撐民主。

就這樣,一個現代化的文明社會成型了!智人不分彼此,大眾同心,一古腦兒變蠢,越蠢越妙,越笨越顯得幸福優越。物競天擇這落後的大道理,暫時可以嗤之以鼻。

谭炳昌 2013.04.27

#愚蠢之谜

share 分享

to page top 

j a m e s t a m . n e t  ©  2 0 2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