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谭炳昌

美麗北國(4)-芬蘭聖誕與蝗蟲(第一部分):Lapland


聖誕期間,我和家人在芬蘭北部 Lapland 做了“蝗蟲”,在冰冷的北極圈內受到當地人熱情招待,頗有感受。在分享蝗蟲經驗前,先來看看芬蘭著名的聖誕村是個甚麼模樣。

聖誕老人在小鎮 Rovaniemi 的家,是個小精靈購物村。跟他老人家拍照留念,除了要付款,還得排隊半小時以上!哎,為了十歲的女兒,我最後也排上了。想不到聖誕老人挺有氣派,不象是街上隨便抓來應節的臨時演員。他對整天跟遊客拍照的單調工作,似乎十分投入。臉上掛著招牌鬍子,腳下穿了巨大絨鞋的聖誕老人,坐在木椅上,用不錯的中文跟我們打招呼:“呵呵呵!你們好嗎?”

Levi 的下午/黃昏景色

對我來說,在 Rovaniemi 玩一天便夠了。往北一個半小時車程左右,是個迷人的滑雪聖地 Levi。這裡除了食的比較平凡,空氣中和雪地上都充滿了自然的童話氣息。駕馭阿拉斯加哈士奇犬 ( HUSKY)拉雪橇,比浪費汽油製造噪音的雪上電單車過癮得多,也很刺激。

養了70多條哈士奇的負責人教我們駕駛雪橇的時候,鄭重警告我們哈士奇是工作犬,要保持適當戒心。正常情況下,雪橇犬對人十分友善,但狗主多年來也碰過些特別蠢的遊客,把雪地狼狗當城市裡的變態狗狗來哄,結果被嚇出尿來。準備出車時,穿上套具的狼狗吠聲震天,滿嘴泡沫。我在它們身後,雙手緊抓雪橇,老實說有點兒心寒。相比之下,馴鹿拉橇較滑稽。繩索一松,它們便循著面前的雪坑軌跡拼命狂奔,頭也不回。

這是馴鹿場的小屋,是真的,不是薑餅切成的

踏進北極圈,看北極光是指定項目。但大自然的景象神出鬼沒,顧客並不至上,買了票也不保證演出。我們在零下27度的寒冷天氣下,站了一個多小時,看上了北極光,沒凍丟了耳朵和腳趾,也算得上幸運。

北極光:哇!

其實在 Levi 隨便舉頭一望,北國的晴空並不比聞名的極光遜色。中午前後大約兩個小時內,乏力的晨曦就在眼前蛻變,化作依依晚霞,沒有白日間斷。這段時間內,到處色彩詭異,疑幻疑真,也是百看不厭的奇觀。可惜因為名氣不高,大部分遊客便不予欣賞而已。

Levi 午後暮色

Levi 主要大街的街頭

Levi 主要大街的街尾,月亮也是真的,不是掛上去的

在Levi 期間,收到友人分享一篇 “南華早報” 的報導,說 Lapland 近年的中國旅客,有激增之勢。環顧四周,果然有不少黃面孔同胞。一般的芬蘭人分不開正宗炎黃子孫和港產A貨華人,那我豈不是變了某些港人口中的 “蝗蟲”!幸而我的蝗蟲經驗,與想象的大有出入,留待下一部分繼續討論。

「鏈接到第二部分:蝗蟲論」

芬蘭南部冬景(1)

芬蘭南部冬景(2) 「鏈接到第二部分:蝗蟲論

#摄影 #香港 #中国 #芬兰

share 分享

to page top 

j a m e s t a m . n e t  ©  2 0 2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