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James Tam

民主传教士:一个阴谋论


在西方话语笼罩之下,我们最容易犯的一个毛病,便是人云亦云地赞同民主当然顶呱呱。 “民主谁不想哦?就是同胞们不争气,未够资格。求大哥通融通融,咱们早晚赶上,与你齐齐民主。” 这未假思索的取向毫无理据,与事实不符,却十分普遍,是个危险的现象。长久被催眠的人,早晚会失去客观分析和判断能力,和指鹿为鹿的信心,沦为二等应声虫。每个老百姓所应该要求的,是一个有管治能力,尽量为民谋福利的政府,和大致公平合理的社会,而不是有招牌无实际,被政棍财阀垄断,到处一塌糊涂,甚至生灵涂炭的 “民主” 骚。天性务实,社会经验丰富的中国人,尤其应该有信心向这幌子说不! 民主的利弊,已经有很多人辩证不休,无需我插嘴。我想探讨的,倒是民主大国尽其所能,甚至不惜动武,也要把他们的制度推广于世的心态和原因。 “民主”的定义极为含糊,跟“基督教世界”,“回教世界”之类的通称同样概括。试问美国,阿富汗,伊拉克,日本,印度等民主国家除了“民主” 旗帜之外,政治上有多少共同点呢?我觉得民主制度,最终跟君主制,贵族制,神棍掌权制,有钱万能制,共同无产制等等的 “智人” 花招一样,好的时候蛮好,差的时候挺差,一切视乎情况,时机,运气,数理像的配合。另外还得视乎是否已经好过了三代。 哪么民主大国不顾一切,把一个有待时间考验的政制加诸别人,究竟居心何在呢?况且很多的实例证明,一个国家只要挂上民主羊头,便可以公然贩卖狗肉;正常情况之下,大哥不但视若无睹,还会维护,这又是什么原因呢? 再者,文明发展有赖人类不断实验的创新精神。民主制度,有不少尚待思考的重大弊端,这点连醉心民主的人士也得承认。但是任何国家敢胆尝试其它可能更实用,更平衡,更顾及人性,对整体社会更有利的政治模式,定必遭受“民主阵营”围攻,排斥,抹黑,妖魔化。一班自鸣脑筋开明,摩顶放踵以利天下的自由人士,为何哪么小心眼呢? 有人将推广民主说成是利他的无私行为。但更好心的人,最少也希望得到受惠人的一声感激。把强国富民的良方妙策公开与人分享,却换来一句“好管闲事”,仍然不避讨厌,死心不息的济世之心,是否有点不寻常呢?难道西方文化的宗教态度根深蒂固,几百年来对殖民地的传教作风仍然改变不了? 有一种较务实的解释是“保安理由”。根据这种解说,假如全世界都奉行民主,采纳西方价值,世界便可大同。我觉得这说法很牵强。纳粹德国和盟国也同是西方民主国家。再者,历史上惊天动地的残杀,大部份都是语言,文化,宗教相近的社会之间搞出来的惨剧。所以为求保安推动民主,也没有说服力。 我的阴谋论,是民主老大背后那股若隐若现的庞大金权势力,是发动“民主全球化”的最大受益人,这股势力有充分诱因希望全球拥抱 “样板民主” 和 “肆意式资本主义”。因为在这个组合之下,政棍和传媒等早晚会被金权全面收买控制。把权力分散到每一个老百姓手上,让他们遇到矛盾时互相对抗,而不再危害幕后的真命天子,是隐形皇帝长治久安的妙策。 历史上任何完全失去人民支持的政权,都要面对倒台。 欧洲过去也砍了不少贵族脑袋才建立民主。虽然“西方”评论喜欢把中国描绘成一个政治上“保守落后”的国家,但从历史的客观角度看,中国人几千年换了几十个朝代,是最有革命性的民族。可能由于饱尝革命的苦楚,所以知道循序渐进的必要性,大体上不喜欢冲动乱来。讽刺的是,单就过去几年,中国的稳步变动不停加深;这方面,以“变革”为竞选口号的奥巴马望尘莫及。 在一个成熟的民主社会,变革谈何容易?由小数家族经过几百年整固的庞大势力,无孔不入,基础稳固。他们全盘控制了货币,经济,资源,金融,教育,传媒(控制了大家仰慕的“自由传媒”,也就控制了民意),国防工业, 等等等等。美国人民连国家货币也是由私人的联储银行发行,国会甚至无权核数,势力之大可想而知。假使偶然的人民英雄真的意外当选了总统,一个人坐在巨大的白宫办公室内,面对着渗透社会每一角落,极其复杂又难以捉摸的庞大势力,又能够做些什么呢?在现实世界中,他只能够做戏!彻底改革?任何改革都牵涉到很多不受欢迎的妥协,还可能需要一二十年稳定贯彻的施政,才会见效。四年够吗?其中还须要不停把精力花在政治搞作和选举活动呢! 所以成熟的样板民主,绑上资本主义,是个死胡同,热闹的死胡同。 老百姓兴高采烈傻乎乎地堵在死角尖内摇旗呐喊,负责投票。较穷的,在失业率高企的情况下被金钱拉壮丁,当其 “十字军”,到全世界冒死屠杀,“解放” 异教人民。 国内社会情况越来越糟糕?下次准投对家一票!又是一个模样?再下次把票投回来!投票就是力量,发泄的力量。革命?革谁的命呢?难道革自己的命?人民手里都拿着几亿分一的“最高权力”,名义上就是皇帝。“人民皇帝” 失业下岗,在家中穿着拖鞋睡衣看电视:候选人你一句我一句对骂着,争取为他服务的荣幸。在电视互联网的年代,选举基本上是娱乐事业。谁口甜舌滑,样子较酷,高大威猛,口号新鲜,谁的当选机会就高。政纲内涵并不重要。反正谁当选后也不会付诸实行。日本首相有如政坛菜单,可以几个月更换一次。 假如样板民主能够成功全球化,皇帝集团便可以凭此架构用虚幻金钱席卷全球,世代相传,得享永生。但人类历史上所有梦想统治世界的野心,终归也会幻灭,惨淡收场。这次也不会例外。

15.2.2011 于过渡博客

9.3.2011 修订(A)

2014年9月补充资料: 根据最新的盖洛普民调,对国会有信心的美国人民从1973年的42%跌至现在的7%历史新低。一个只有百分之七人民信任的议会,有代表性吗?但一般的美国人真的骑虎难下,暂时没有解决办法。民主骗局并非美国独有的问题,除了几个小国寡民的例外,整个“民主世界”都有这个大死结。

www.gallup.com/poll/171710/public-faith-congress-falls-again-hits-historic-low

2015年5月补充资料 自2011年发表这文章之后,我一直希望推翻自己的阴谋论,因为能够证明我当初不过疑神疑鬼的话,世界会比较单纯,和平的机会亦相对提高,对我这地球人也有好处。很不幸,几年过去,我仍然看不到任何迹象这阴谋论是天方夜谭。去年史诺登更把美国国安局盗窃全球数据的事实爆光,将阴谋论进一步落实(请看:集体失忆与史诺登)。 NSA偷数据和民主阴谋有啥关系?关系大矣!当然,一般人的私隐对NSA毫无价值。但环球窃听会替他们带来巨大无形的幕后操纵力量。绝大部份的人都在 “一时冲动” 之下做过不愿公开的尴尬(甚至“违法”)事情。这其实没甚大不了。只要你不再想它,让时间冲淡,事过情迁,当它从未发生过便算了。但假如命运不配合,某天飞黄腾达,变得位高权重,麻烦便来了。一个几百MB的档,可以搞得你前途尽毁,甚至家破人亡。当然,只要你听话,这几百MB可以永远是你的私隐,在NSA的硬盘陪你含笑终老。哪么,你乖吗?卖国不单只自保,还可以捞一笔假银纸,你好好考虑考虑吧。这手法在伪善至上的民主社会尤其见效。

English Version: "The Democracy Mission -- A Conspiracy Theory"

#民主噪音

share 分享

to page top 

j a m e s t a m . n e t  ©  2 0 2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