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谭炳昌

荒谬的 “宗教自由”


我從來不假惺惺地認為宗教信仰很正常;因為宗教歷史上一向是個社會問題和政治團體。

或許我應該先對宗教的定義稍作闡明。我的電腦字典說宗教(religion)的定義是:「對一個或多個有主宰權的超人上帝的信仰和崇拜」。根據這個合理簡單的定義,基督教回教等教派都是「宗教」。奇怪的是,佛教道教是無神論的修為哲學和人生宇宙觀,但也被歸納為「宗教」。更莫名其妙的是連孔夫子那套入世的社會人倫操作手冊也被劃定為「宗教」。這可能是很多在宗教文化長大的人當初無知,不能想像和接受世間上有如此龐大古老的一個「無神論」文化體系吧。但香港特區政府的繼續無知,起碼五十年不變,則有點令人費解。

很多教友本身都不是壞人,有些甚至是蠻有愛心的普通老百姓。假如他們安分守己,閉門念經歌頌上帝,在神仙故事中找尋心靈寄託,不騷擾別人,則不失為一種方便法門,無可厚非。可惜西方宗教主宰歐洲一千多年,習慣了橫行無忌,不擇手段傳教擴張。到現在仍然是一隻陰魂不散的政治厲鬼,野心勃勃,隨時準備借屍還魂。而宗教野心家依靠的,就是一般信徒的群體力量。

容許我講個有關人類起源的故事吧:

話說很久很久以前,盤古開闢天地之後的一段漫長日子裡,女媧用泥巴造了人,應該都是黃面孔的中華祖先吧。用泥造人既經濟又方便。泥巴有的是,中外神仙都喜歡用它做原材料。女媧大概知道人多好辦事,也瞭解到亂倫會產生後代短路的問題,所以一不造二不休,大量生產,然後教化一番,叫他們有規矩地通婚,有倫理地繁殖。

以上過程在中國古書都有記載,假如用尊重聖經的思維來同樣對待,都屬不容置疑的真理。但假如我提倡撥地建廟崇拜盤古和女媧,和將兩位祖先的 “史實” 列為中小學課程,你可能會反對,甚至懷疑我的腦筋是否健全,精神是否有病。哪我也沒你辦法。中國人可能進化早,起碼有兩千多年不大相信自己這套「創世紀」了。而我又沒有政治勢力,所以沒資格罵你壓制宗教自由。

讓我稍為改口又如何?

按聖經推算,大概六千年以前吧,中東有位上帝,一如盤古先生地開闢天地。由於祂老人家想親眼看著自己的偉大工程活現,所以第一個指令是:「要有光!」 哪還不容易?開聲便有。上帝苦幹六天,把天地水文整理妥當,連活魚也親自創造了。祂累得半死,於是第七天休假。休假實在太舒服了,所以祂隆重賜福了第七天。

哦,還有:在下雨之前,上帝也造了人。但由於中東地區缺水,祂用的是灰塵,不是女媧用的泥巴,也沒有大量生產。第一個人捏好了,上帝向他鼻孔一吹氣,七尺昂藏便站了起來,是個男的,取名阿當(其實全球只有他一個男人,起個名字來幹嘛?)。阿當是男人,當然不甘寂寞。可能當時缺灰塵,上帝不想浪費原料,於是趁阿當入睡,在沒有麻醉的情況下,偷偷抽了他一條肋骨用來造了個女的,夏娃也。

人類的來源便是如此這般。聖經「創世紀」描述得一清二楚,不容置疑。從前在歐洲,懷疑聖經要被活生生燒死的。

既然有此偉大淵源,教會可以享受多方面的優惠,建教堂拜上帝,還不斷辦學,傳教洗腦,補充新血。所以香港的宗教人士特別討厭國民教育。因為國教會沖淡他們用上帝的福音洗擦孩子們幼嫩腦袋的效果,實際上就是與宗教爭權。

千百年來,教廷主腦和政客以上帝的名字發動戰爭和屠殺,生燒了幾十萬「女巫」,逼害無數科學人才,和侵略資源豐富的「異教徒」國家。但宗教信仰是當今西方指定的基本人權,不能視為無知迷信。假如你覺得聖經荒誕離奇,因此懷疑信徒的思考能力和精神健康,會被唾罵。上帝與盤古和女媧兩位不同之處,是祂的信徒有千多年的組織歷史,是股龐大勢力。民主美國有近乎半數國民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仍然相信「創世紀」,否定達爾文。所以宗教自由不單只要容忍,還得尊重。宗教崇拜既然是民主社會的基本價值,香港當然自動仿效。聖經可以用來在法庭宣誓。但「封神榜」不可以;算你深信哪喳也沒用,不會被「尊重」。

我認為教徒和其他有精神缺憾的人一樣,都應該得到社會的體諒和容忍。但繼續假惺惺地尊重他們那一套原始迷信,則只會助長已經不合比例的勢力。

不少教徒平時舉止正常,卻把聖經左翻右讀都視荒謬而不見,肚瀉發燒時還會祈禱求上帝止屙退燒,何解呢?原因是香港的老牌名校絕大部分都有宗教背景。小孩子空白純潔的腦袋被自幼被洗擦,小小心靈受到專業恐嚇,長大後面對人生波浪的時候,沒有了上帝便無法覺得踏實,保持自信。宗教是靠洗腦發跡的,當然知道洗腦要趁早趁嫩,所以辦學不倦。

一個健康文明社會的真正精神是不斷思考,求證,共謀進步,而不是愚蠢地頻頻禮貌點頭,認同毫無理據的所謂「國際價值」。宗教無疑是一股政治勢力,於殖民地時代滲透了香港的教育系統,擁有洗腦特權。香港有一半的學校由教會所辦 (基督教的 127 個幼兒園還未有包括在內)。如果光算「老牌名校」,上帝的市場佔有率有九成以上,比一般 「宗教國家」 的狀況更離譜。

不相信盤古女媧上帝哪喳創世紀的人,應該把「宗教」這個被人塑造成理所當然的課題認真思考。我們是否原意繼續讓一群相信「創世紀」之類的故事的人,享有完全不合比例的教育特權,以荒誕神話繼續荼毒孩子們幼嫩的腦袋呢?

為了下一代,我們應該以理性為主導,科學為基礎,檢討宗教在香港教育中不對稱的特殊地位,讓明天的孩子們重見光明。

譚炳昌10.2012

Link to English: We are being dangerously polite to religionists

#香港疯 #港式文革大字報 #宗教

share 分享

to page top 

j a m e s t a m . n e t  ©  2 0 2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