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谭炳昌

英语 — 新国际秩序的普通话



英美「昂杀」帝国殖民帮所创建的「全球化」体系,本质是个国际性剥削架构,一层层往下吸血自肥,无孔不入,注定难以长久。取而代之的将会是一个更公平的多极世界。「昂杀」横行天下二百余年,坏事做尽,却也不无建树,其中比较实用的可能是英语这个极为普及的沟通平台。


多极化国际社会的交流运作,需要一个通用语言。曾几何时梦想过的世界语Esperanto,至今估计最多不过几十人略懂,暂且可以不论。


英语的普及源于「昂杀」帮先英后美的商业与军事霸权。一旦这实力平衡有所改变,理论上会被其它语言取代。然而全球化已是定局,任何人都改变不了,建立另一个国际语却需要一百几十年。再者,每次出现实力转移都重建通用语的话,只会阻碍新秩序的凝合,完全不切实际。从实事求是的角度出发,英语值得保留,甚至巩固。


或许有人会觉得让英语继续「占优势」不公平,便宜了「昂杀」帮,但事实刚刚相反。语言很大程度是心思的表达;而英语的普及令到一般「昂杀」子民懒学外语,无意中缩窄了他们的视野空间。相比之下,懂英语的他国人会更容易了解「昂杀」心态和思路,在商场与外交圈子都会带来优势。


然而新秩序之下的英语必须被重新定位成「国际普通话」来服务世界人民,而非严重过时,满身欧洲「贵族」体味的通用语 lingua franca。这一点需要在原则上清晰明确,观念上相应调整。


在更先进公平的世界中,英国人以口音划阶级定种性的落后作风再没有市场。因为在绝大部分的情况下,民众说话的目的朴素,不外日常沟通,「混杂」的pidgin英语,在世界各地旅游经商交朋友,吸收学习异国风情,绰绰有余。女皇陛下吊着嗓子说废话这古典功架,会越来越显得虚伪滑稽。


任何一种语言都有地域性。英语广泛流行多年,自然衍生了不少地区性的变异。英伦三岛的口语也各有特色,更莫论美加、南非、新加坡、印度等二手用家了。以往小英帝国以正统自居,喜爱嘲讽揶揄外地英文来制造优越幻觉。不过在多极世界之下的「国际普通话」只会花样更多;英国本土的区区几千万人早晚沦为少数用家。普天下的变种英语高低抑扬,多姿多彩,而人多势众,随时主导潮流。传统英语卫道之士看不过眼的话,只能旁站摇头翻眼吐鲜血。


必须强调的是,作为「国际普通话」的英语只不过是民间沟通工具,绝对不是什么「标准」,不能容许它凌驾本土语文,替不擅外语的人才,尤其理工人才,添加学业与心理障碍。除了专攻语文的文科生,英语可被设为不计学分的必修课。


然而英语世界非常诡异,接触时一定要多长心眼,保持清醒!


一般人学习外文时都会对语文背后的历史文化产生好奇和欣赏之情,是十分自然的好事。然而「昂杀」的殖民侵略恶行比任何民族都可观,加上统战全球的巨大野心,经常有必要粉饰历史和扭曲事实,日久形成了一个有创意有组织的平衡宇宙,说辞堂皇,黑白颠倒。不少严重变态,动不动屠杀土著的种族优越分子,奸淫掳掠的殖民海盗,丧心病狂的奴隶贩子,和贪婪狡诈的鸦片烟商等都被静悄悄地披上了人皮,带上了高帽,打扮成浪漫勇敢的英雄绅士冒险家,欺人之余也尽情自欺,不知情者很容易会堕入这庞大油滑的虚拟语境,逐渐偏离事实,甚至心生崇拜。这方面不可掉以轻心!


谭炳昌 2022.7.2


English Under the New World Order

42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