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James Tam

道歉

Updated: Aug 21


美國總統要重返亞太,叫日本首相為二戰道歉 首相居然反咬總統大人!

西原辦公桌上的熱線電話冷冷地響着。他故意讓它多響了兩下才伸手去接:「摩絲摩絲,西原良夫。」是聽上去像日文的英語發音。熱線電話一般都直接用英語,不經翻譯,這對西原來說有些考核壓力——他非常重視的壓力。


「西原首相嗎?總統先生希望跟你閣下說兩句,方便嗎?」電話傳來一把男聲,過分陰柔有禮,反而顯得虛假造作,可能是考慮到對方是日本人吧。


「啊,當然可以!」西原殷切地回答,一直在等的電話,有可能不方便嗎?


「請首相先生你稍候。」


雖然熱線電話沒有視像設備,西原還是不自覺地拿梳子把稀疏的頭髮整理了一下。梳子隨即粘上了一根染黑過又退了色的棕色幼髮,附帶幾片油膩的頭皮,殘皮斷髮,不禁令人憐惜;西原感到一陣不快。他抽出一塊紙巾把梳子搽淨,放回衣袋,然後像主持茶道一樣,小心翼翼地把紙巾整齊對接兩下,才輕輕放進將會被「高密處理」的廢紙籮內。


電話接上了,是一把充滿活力的聲音,很刻意發揮着自以為是的魅力:「首相先生,很抱歉讓你久侯!」


「沒問題,總統先生,直接叫我良夫好了!」西原的顧問幕僚都鄭重建議他跟美國官員政客打交道時,要盡量輕鬆隨和。


美國總統的聲音的確很輕鬆,就像多年不見的老朋友一樣:「首相先生也是一句嘛。你們換人比較頻密,我為了怕叫錯名字,連電話簿內也只是寫上「首相先生」而已。」


「啊諾呢......」西原愕了然,一下子不知如何回應才得體。這是他上任兩星期以來的第二次和美國總統熱線對話。第一次也是對方來電,只不過匆匆一分多鐘的禮貌道賀他接任首相,可惜有急事在身,承諾過一兩天再跟他詳談,誰知一等便兩個星期,令他多天來心情七上八落,好像蝴蝶夫人,還被那心懷不軌的外務大臣——狗娘養的田中正樹——假裝關心,頻頻問他美國總統有何想法。


「哎喲!對不起哦良夫,開開玩笑而已。我這個人就是這樣,不要見怪。這工作壓力特大,要懂得調劑哦!」在日本人面前,美國人喜歡故作吊兒郎當,任何事漫不經心,自由奔放。


「哦!總統先生,你太幽默了!」 西原開心地說。


「良夫,這樣吧,大家都忙,不客氣了。我有件事要跟你相量:是有關道歉的事情的。」顧問一早提醒過西原,每當你跟隨着美國人表現輕鬆,放緩戒備之際,主題便會突然出現,單刀直入,毫不客氣,目的是殺個措手不及。


「對不起......?」雖然有心理準備,西原還是不習慣,「對不起」是最好的緩兵之句。


想不到對方打蛇隨棍上:「對!說得太好了!就是『對不起』這麼簡單的一句!你也知道我準備重返亞太。我們既然是最親密盟友,那我就直說好了。我們須要拉攏的國家,都對日本拒絕對二戰道歉耿耿於懷,這不是替我們的共同戰略增添無謂障礙嗎?你說對不對?」


「啊......這個真抱歉。」西原後悔自己太早作隨和狀,做了了「初一」,邀請這美國佬直呼自己良夫,想不到此子狡猾無禮,一直扮傻不作「十五」,而自己又不習慣唐突,乾脆叫他「波比」,恐怕有失體統,結果令本來身處的下下風再進一步跌級。


「那你便隨便鞠個深躬,就二戰罪行說兩句大家受落的話吧,怎麼樣?」總統先生用哄小孩的口吻說道。


「啊諾呢......總統先生......這個問題呢,比較——」


「恕我直言吧良夫:道個歉有什麼大不了呢?人家德國老早認了錯,一了百了多舒服?」


「啊,總統先生,這個關乎歷史的——」


「哎呀!良夫!請不要介意我說句公道話——」幕僚們也曾經警告西原,美國總統打斷日本首相說話是平常事,源於文化有異,不可介懷,更萬萬不能抗議或搶着講下去,被打斷的話題多半由於不受歡迎,或許不被接受,可以暫時擱置「——日本在二戰殺了很多無辜的人是個不幸的事實,難道道歉不應該嗎?C’mon,只不過做戲而已。其實對你個人來說,在世人面前一鞠躬,最好掉兩滴眼淚,更顯得你有量度有文化,不一定是壞事,說不定可以安排個和平獎呢?」


西原覺得臉上發熱,慶幸這不是視像電話。不過,「和平獎」?他在暗示甚麼呢?真的話......他不期然用左手的小指搔了幾下頭,才發覺紙巾已用完,盒子是空的。他把沾了頭油的小指竪起,回答道:「總統先生,這個嗎,我在國內是有些困難......」


「哈哈,正常喔!我們每天面對每一件工作都非常困難,不是嗎?但殺了那麼多無辜平民,說聲sorry沒甚大不了,小事而已,想通了便毫無困難,卻對我們的大戰略有幫助,你明白我的意思嗎?」


「嗯,總統先生你也不要怪我直言,美國在伊拉克也殺了很多無辜的人,你也打算道歉嗎?」西原雖然語氣平淡,但說話速度比平常的持重加快了一倍。他對自己突然而來的直率和勇氣不禁驚訝,然而出了口的聲音收不回來,反正最心底的話已經衝口而出,唯有聽天由命。看來他今天的血糖未控制好,心臟也似乎有些異常,呯呯的在增速。


接受了事實,西原感覺到一種陰寒的平靜,像武士剖腹後仍然未倒的一刻,雙手緊執刀柄,刀身藏於腹內,噝噝吐盡最後一口斷腸氣,隱約覺得自己最終戰勝了某種虛幻的枷鎖。


「喲喲喲,良夫,這兩件事不能夠相提並論吧!」總統的語氣帶有責備。


「總統先生,你們去伊拉克抓拉登先生,但他好像不在;你說伊拉克有大殺傷性武器,與事實也有出入;百多萬的平民婦孺卻因此無辜犧牲了。假如你就這件事道歉,或許可以更加顯示美國的量度和文化呢。」西原說罷,也覺得自己以小犯上,少許過分,但既然已經切腹,便心無罣礙,務求把最後一口氣用好,暢所欲言,也算不枉此生。


「良夫,你也知道我當時不是總統吧。」聲音不再吊兒郎當。


「總統先生,二戰時期我還沒有出生呢!」


紅色的熱線電話,突然靜了幾秒,透着寒氣。


終於:「良夫!這樣吧,這事情我們見面再談,好嗎?」對方又再充滿活力,熱情誠懇。


「就照你的意思吧,總統先生。」西原滿意地笑了一笑,吞了口水。對方終於擱置了議題,最後勝利屬於自己,他心知代價可能非常沈重,但仍然有神風特攻機師命中敵艦前一剎那的滿足。


「其他一切還好嗎?」


「啊,」西原閉上眼睛說:「其他嘛,都是小小麻煩。你也知道我們黨的支持率剛剛跌到11%,就是不好看,內部壓力還是有的。」


「哦,是比較麻煩。」總統先生輕鬆得有幾分幸災樂禍,一點也不像在分擔西原的煩惱。「只要對手的支持率更低便成啦!這遊戲你也是老行尊啦!」


「自民黨的支持率是24%呢。」西原老實地報告。


「是嗎?你們肯定有方法把它壓下去吧。」


西原心想,都是你們一手操弄的,現在貓哭老鼠?「謝謝總統先生的信任,我們認為在二月大選前他們的支持率可能會跌到百分之九左右。」


「哇,兩黨加起來不足20%,比我們的還要底,應該算是新世界紀錄吧。」


「哈哈,總統先生,你的幽默感真的很豐富呢。」


「良夫,不好意思,有人在等我。你三月分來,我們到時詳談吧。」


「盡量吧,總統先生。不是我便是我的接班人。」


「哈哈,想不到你也很會開玩笑呢!我看應該仍然是你吧。好,就這樣,不好意思,我要遲到了!」


「再見總統先生,很高興跟你談話!」


「再見良夫!」電話掛得很猛很快,像暴斃一樣。

西原看着自己豎起了的小手指,嘆了一口氣,才慢慢掛上電話,然後按下通話機:「嗨!野村太太,可否拿一盒新的紙巾給我?」

「嗨!首相先生,馬上!」

————

注:

1。日本內閣12年8月的支持率: http://ajw.asahi.com/article/behind_news/politics/AJ201208060075

2。日本執政和在野黨 12年11月的支持率:民主黨11%, 自民黨24%. 合共35%! http://www.yomiuri.co.jp/dy/national/T121105003255.htm

3. 伊拉克受美國轟炸後的畸形嬰兒比日本受原子彈轟炸後更高 http://refreshingnews99.blogspot.in/2013/04/iraqi-birth-defects-worse-than-hiroshima.html

#短篇故事

12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